看板 C_Chat
標題
[創作]君の名は。後日談(同人文第四章,雷慎入)
作者 Kagami3421
時間 Sun Nov 20 22:44:11 2016
人氣 推:9 噓:0 留言:20
分享給朋友
這是代Po,因為撰寫此文原本PO在巴哈姆特 因為朋友沒有PTT帳號,才委勞我轉來此。 ======================================== 即便是從小嚮往的城市也會有些許令她不快的地方,眼前的情況即是其中之一。 顛簸的電車上,三葉緊抓吊環的手指幾乎快麻痺,腳邊傘面上的雨水滴落至地板,車廂內 的濕氣、汗水味與不知從何而來的霉味摻雜在一塊,令人作嘔的氣味撲鼻而來,她低聲咒 罵了幾句,盯著窗外朦朧的街景。 黑壓壓的烏雲盤據整片天空,堆疊起來壓迫著地面上的人們,偶爾帶著一瞬而過的雷電, 路上行人紛紛撐起雨傘,隔開無形的壓力與細如銀針墜下的雨絲,張開的傘受到雨花撞擊 ,如同揚聲器般奏起雨聲。 電車靠站停下,幾十名乘客踏上月台,舒緩了車廂的擁擠,三葉稍稍挪動身子讓靠內部的 上班族得以下車,她移動至電車門旁,將全身倚靠在光滑的鐵杆上,一天的辛勞已經讓她 身心俱疲,加上陣雨夾帶的潮濕與下班時段的擁擠,種種負擔讓她皺眉,晨間的天氣預報 表示這種天氣還要持續到後天,彷彿將心中不滿一吐為快,她低頭嘆了口氣。 從包包傳出的鈴聲與震動吸引了三葉的注意,她伸手取出手機檢視螢幕。 「三葉,下班了嗎?下雨天回家路上小心點,晚上再打給妳喔,瀧。」 簡短且沒有任何修飾的簡訊卻讓三葉疲憊的心靈得到撫慰,像是用溫暖的手在她頭上包 覆,獎勵她今日辛勤似的關懷。 嘴角上揚的她飛快的在手機畫面書寫著,按下發送鍵後,將視線移至窗外,雨似乎停了。 手中的咖啡還剩少許,瀧在大片落地窗前俯瞰雨水洗滌著灰濛的都市。 這座矗立在市區的高樓在細雨簾幕中居高臨下著。 雖然仲夏時分,有時期待來場大雨降低市中心的酷熱感,但若是連續好幾日的陰雨連綿, 又會盼望陽光露臉,灑落在人行道上的金黃色光芒才是理應出現的場景。 口袋傳來的提示聲將瀧拉回現實,探入褲中拿出手機,三葉的姓名浮現在桌布上。 「剛下班,電車上好擠,瀧你也小心喔,我等你電話,最愛你了!三葉。」 看著年上的女友在訊息末端照往常慣例的附上心型圖案,他啞然失笑。 青春時期才會有的舉動不斷在眼前上演,不知該說是還保有少女情懷亦或是內心尚未成 熟。 但無論是哪個,瀧內心都不希望她改掉這習慣。 「真是的...。」 將手機收回口袋,瀧眺望遠處天邊,雨勢趨緩,烏雲逐漸飄散。 他將剩餘的咖啡送入口中,微笑轉身。 將晚膳使用的碗筷置於水槽後,三葉雙眼直盯著手機,定時收看的連續劇也吸引 不了她的目光,期盼木製茶几上的這台機器能有些許動靜。 「該不該主動打過去呢?不、不,要是瀧突然打來不就錯過了嗎...唉,好想和瀧住在一起 , 這樣就能真實的碰觸到瀧了,每次隔著電話總是填補不了空虛。」 意欲行動的她又被另一個念頭阻止,就這樣僵在家居地毯上,將臉蛋埋入雙臂摟著的鬆軟 抱枕中。 倏然,茶几傳來震動聲,隨後響起悅耳的音樂。 她興沖沖的抓起手機按下通話鈕,連來電者也沒留意。 「喂,你好。」銀鈴般的問候聲,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啊,姊姊嗎?」 「四葉啊,什麼事?」察覺到電話那端不是期待著的那個人,聲音頓時低沉。 「看來我不該這時候打給妳啊,真抱歉我不是瀧哥。」 「我、我哪有在等他的電話。」三葉羞赧的想否認。 「在這時候會撥電話給妳,而妳又會很開心接起來的人,除了瀧哥還會有誰?」 一針見血的言論霎時讓她啞口無言。 「哎呀哎呀,枉費我還幫了妳和瀧哥一把,想不到卻受到這樣的對待。」 三葉疑惑:「啊,幫了我和瀧?什麼啊?」 「我告訴奶奶妳有男朋友了,奶奶很高興妳終於走出陰影還交到男朋友,她還說你們 要同居也可以,只是要結婚的話就得麻煩姊姊和瀧哥跑一趟飛驒了。」 複雜的心情湧上心頭,瀧和四葉的初次見面當晚,三葉忘記請四葉暫時保密關於她和瀧的 事情,可如今奶奶不僅為她擺脫過往陰霾而歡喜,對於同居一事也很直爽的首肯。 她伸手摸了摸束於腦後的組紐,彷彿糸守的土地神確實寄宿於其中般,內心暗自言謝。 「是?們幫助了我和瀧嗎?謝謝?們。」 最初因為"結"而相識,之後八年多的分離,原以為早已斷裂的"結"又重新牽起了兩人,她 相信眼前的情形說明了他倆的連結早已緊密纏繞,即便是利刃也難以切斷。 種種情感使她潸然淚下,四葉訝異。 「姊姊妳怎麼哭了,喜極而泣嗎?」 「沒事,謝謝妳四葉,下次來我家吃飯時,妳要吃什麼我都會準備。」 「喔...那好吧,就這樣,過幾天我會去找妳的,拜拜。」 隔著電話無法傳達三葉的感動,但她似乎已獲得答謝,無論是有形還是無形。 「我就幫到這裡了,接下來就要靠妳自己了。姊姊。」 這段話語不需藉由電波傳遞似的,四葉對著結束通話的手機細語。 意料之外的喜訊,想立即告知瀧的欲望愈發強烈。 翻找著通訊錄,急切的想通知好消息的三葉,指尖迅速滑動著,但瀧的來電早一步浮現 在螢幕上。 「瀧,有個好消息!」 「下午妳還在不滿電車的擁擠感,現在能興奮成這樣,看來是很好的消息喔。」 「嗯,奶奶她同意我們同居了。」 「那太好啦,三葉妳來我這住吧,雖然我這不大,但還能再容納一個人,暫時委屈妳了, 等我有足夠的錢再找更大的房子。」 瀧初次拜訪三葉的住宅時,感覺那兒要再多住一個人有些勉強,也不想讓三葉破費。 「只要能和瀧在一起我就很開心了,房屋的資金慢慢存就可以了,只是瀧,你要不要跟伯 父說一聲,這種事情先知會一下父母比較好吧。」 「我會和他說的,還有一件事,高木和司約我周六出來聚聚,三葉妳也一起來吧。」 「好啊,氣象預報也宣稱周六開始放晴,趁著好天氣出去走走,也想為上次在醫院失態的 舉動道歉呢。」 對於三葉仍舊對自己住院期間,突然闖進病房一事耿耿於懷,瀧發笑的要她別在意。 「不行,要是我失禮也會讓瀧沒有面子的。」 瀧會心一笑:「我很謝謝妳為我著想,但高木他們不會在意這種小事的,那就說定啦,我 周六先去找妳再一起去餐廳,明天還會下雨,出門記得帶傘喔。」 「瀧你也是,最喜歡你了,拜拜。」 掛斷電話的三葉,踩踏著輕盈的步伐前去清洗水槽中的碗筷,雖然她忘了向瀧宣洩今天的 負面情緒,但心底的不快已被方才的對談淡淡拂去。 一如氣象預報所言,周六萬里無雲,許久不見的艷陽高掛著,伴隨著些微的炙熱,但接觸 到陽光的皮膚只覺得暖和。 瀧與三葉推開玻璃門,空調迎上兩人,在身旁圍繞著,今日兩人衣著不約而同的都是休閒 風,連顏色也極為相似。 身材魁悟的高木向瀧招手,配戴黑框眼鏡的司掛著笑容在一旁瞥視著他們倆。 「三葉,這位是高木,戴黑框眼鏡的是司,她們都是我高中的死黨。」 「兩位好,常聽瀧提起你們的事呢,我叫宮水三葉,瀧的女朋友,不用太拘謹,叫我三葉 就可以了,上次在醫院真是失禮了,我向二位致歉。」 「我叫藤井司,幸會,三葉小姐,醫院的事別放在心上。」 「我是高木真太,三葉小姐,別太在意了。話說三葉小姐說話時的方言和幾年前某段時 間的瀧很像啊。」 三葉有些訝異,高木還牢記著她在瀧體內時的往事。 「啊,關於那個,其實有件事...。」 瀧緩緩道出九年前,她與三葉的奇遇,高木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司則是神色自若。 「不知道該怎麼說,你認為是真的嗎,司?」 「想想那時瀧的異狀,和他相當堅持要前往飛驒的舉動,我相信這是真的。」 高木開始憶起那段時間瀧的行為,在甜點的花費上變多、第一人稱的古怪、面對他與司的 肢體接觸,有時會莫名臉紅等等女性化的舉動,以及司提到的,瀧對於飛驒的執著。 「這世界上還是有許多不可思議的事啊。」 「是啊,我能和三葉重逢也算是不可思議了。」 瀧深情的注視著三葉,三葉注意到瀧的目光,臉頰微微泛紅。 「拜託幫個忙,要卿卿我我請私下進行,今天是出來聊天的吧。」高木挖苦他。 兩人有些尷尬的別過頭,一陣短暫的沉默後,服務生前來點餐。 「高木,那時三葉應該沒有做什麼奇怪的行為吧?」 侍者離去不久,瀧發問。 「稍微有些異常而已,沒什麼大的問題,不過司好像有點麻煩。」 「麻煩?什麼事啊?」瀧側臉正向在側的司。 司平靜的開口:「因為那段期間你和我走得很近,班上有女同學私底下在謠傳一些流言蜚 語。」 瀧猛然想起當初靈魂互換時立下的注意事項,其中有一條是"不要調戲司會招來誤解的, 笨蛋",斜眼瞇著三葉。 未遵守條約的往事被揭開,三葉羞紅的用手遮住臉,不敢迎向瀧的視線。 「不過也就只有這些事而已,你可以去問問奧寺小姐是否還有其他的?」 話題提到奧寺,瀧突然想到也一段時間沒有見到奧寺前輩。 他暗忖:「或許正在衝刺著事業吧。」 換高木丟出問題:「說說其他的吧,你們交往多久了?」 「嗯,差不多有三個月了吧。」 「瀧這傢伙沒什麼和女性相處的經驗,他就麻煩妳多擔待了,三葉小姐。」 如同監護人的託付,司輕聲的對三葉說。 「你也對我有點信心好不好,我沒那麼差吧?」 「說實在我也有點不太放心,你比三葉小姐年輕,恐怕她還要包容你許多事喔。」 「怎麼連高木你也開始擔心我了,等著瞧吧,我要證明我可以。」 兩人訕笑:「那你好好加油吧!」 三葉瞥著在座三位男士儘管已是社會人士,嘴上相互揶揄,心中對彼此依然是相當關心, 不禁聯想到?使與早耶香兩位高中好友,暗自計劃某天引薦瀧給他們認識。 餐點送上餐桌,四人在品嚐菜餚時還是持續著往事與現在生活的閒談。 餐廳外的人行道,高木與司對著兩人揮手道別,轉身而行。 「雖然我們一直都在開他玩笑,但我想瀧可以照顧好三葉小姐的。」高木由衷的認為。 「是啊,互換靈魂的兩人再度重逢邂逅,對彼此一定非常珍視,這就不用我們操心了。」 「哎呀,我好想也和一位女性互換靈魂看看啊。」 「那可不一定是好事喔,高木。」司推了推眼鏡。 高木不解:「什麼意思?」 司嚴肅的開口:「如果真的互換了,但最終你們沒有在現實中遇見對方,獨留心中的惆 悵,你還會希望互換靈魂嗎?」 「瀧,高木他們還是和高中一樣呢。」 「是啊,還是一直開我玩笑。」 三葉挽著瀧的手臂,兩人踱步在東京街頭。 下午的陽光穿過高樓間隙,映照在熙來攘往的人行道上,明亮區域與陰暗處排列著,形成 鋼琴鍵般的亮度對比。 「不過他們真的很重視你呢,我們第一次靈魂互換時,他們倆的協助讓我感覺高木先 生與司先生真的把你當朋友,嘴上的奚落只是他們習慣的方式而已。」 「的確,雖然我也幫過他們一些,但還是比較常受到他們的照顧,心中總有些過意不 去。」 他與三葉相視而笑,在斑馬線前停留駐足。 距離綠燈還有二十幾秒,瀧漫不經心的望向街口那端的行人。 一名年輕女子站在斑馬線前,似乎也等著紅燈讀秒。 酒紅色的高跟鞋與及胸棕髮,頸上的項鍊閃耀著亮光,露肩洋裝展現著女子姣好的身姿, 但因距離過遠而看不清長相。 綠燈亮起,女子往前邁出,瀧佇立原地不動。 「瀧?」三葉側臉看向他,順著視線瞥向往這徐步而來的那人。 寬緣帽下的眼眸與他倆交會,兩人屏息。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01.14.194.21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479653055.A.4F3.html
englander: 母豬三葉 11/20 22:45
HHiiragi: 樓上 呵呵 11/20 22:45
Yijhen0525: 一樓讓人見識到什麼是教徒 11/20 22:47
shlee: 看樣子奧寺前輩登場了w 11/20 22:53
shadowblade: |—w—^)b 11/20 22:54
ynhs123456: 奧寺感覺沒威脅性...畢竟已經結婚了,除非奧寺離婚 11/20 23:08
foreverwings: 敲碗~下集~ 11/20 23:14
abelyi100: 欸這不是巴哈那篇文嗎XD 11/20 23:30
dichenfong: 奧寺要來搶男人了(X 11/20 23:31
abelyi100: 以上原文 11/20 23:32
seafox5566: 一樓只會說母豬? 11/20 23:45
shlee: 別理他就好了 已經被桶了 11/20 23:46
ErROrGG: 奧寺已經結婚了 11/20 23:53
Amontillako: 推,寫得很棒!!!!!!!!!! 11/21 00:01
enthusiasm12: 其實我蠻納悶的 四葉和三葉幹嘛不住在一起?東京注 11/21 01:40
enthusiasm12: 意豈不是比較省錢嗎 11/21 01:40
enthusiasm12: 而且這樣瀧就可以一次擁有(ry 11/21 01:40
ynhs123456: 作者沒考慮到東京分開住很貴吧? 11/21 09:31
ynhs123456: 不過怎麼安排都可以的啦!只要是糖都可以吸 11/21 09:32
分享給朋友
近期熱門文章
C_Chat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