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標題
Re: [綴歌] 勝利女神的狼:閒話(2):狼與來訪者
作者 Kagami3421
時間 2021/11/04 22:30:55
人氣 推:12 噓:0 留言:30
分享給朋友
勝利女神的狼:閒話(2):狼與來訪者 Victoirewolf : Smalltalk(2):Wolf and visitor 正篇詳見: 勝利女神的狼:法國的女神(12) #1XUhSVSu (C_Chat) Hackmd網頁版: https://hackmd.io/@kagami3421/ByL-OPbPt 今天是蛇哈一周年,也是神秘的魔法石電影版的二十週年。 於是在週年的時候,獻上這篇文。 一年前的我說好的不寫三創,結果還是寫了。 當時丟出去的回力鏢,打到現在的我身上了。 外型參考了石頭門的打工戰士,和TRON:Legacy的女角。 能力參考了魔法科的大爺。 如果有出戲,就當作她是從無人得知的世界線來的吧。 最後。 敬蛇哈,也敬去年帶來精彩故事的sai大。 也敬電影版,讓許多人有機會進到精彩的魔法世界。 ====================================================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日,一輪明月高掛夜空的晚上。 天空閃爍星光,月光穿過枝枒,灑落於崎嶇不平的森林地面。 穿著制服的棕髮男孩——泰迪,帶著謹慎的表情。 一手拿著尖端發著光的魔杖,一邊小心翼翼地左顧右盼。 泰迪方才找個理由打發掉狄倫他們,在魁地奇練習結束後脫身。 現在他的心情,比起明亮的白天,更為躁動和執著。 這時候泰迪的視線剛好注意到,森林不遠處的泥地上。 有一塊像是寶石的物體,不停的發出擾動的白光。 他的臉龐上,先是表現出感到不可置信的表情。 再馬上轉變成,嘴角克制不住彎曲,欣喜不已的模樣。 泰迪趕緊拔腿,跑向發出白光的物體的方向。 越來越接近的同時,準備要把手伸出去撿拾那個物體。 這個時候。 地上的物體突然開始扭曲,發出的白光也隨著逐漸擴散。 物體的輪廓變化,越來越接近人類女性的外型。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泰迪用雙手遮住自己的眉梢。 但也被好奇心驅使,想看清楚被白光包圍的物體而不斷盯著。 這時原本物體上的白光,亮度突然在一瞬間爆發。 但強光馬上轉瞬即逝,原本有著人類外型的不明物體。 現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名佇立在那的陌生女性。 被白光的衝擊所嚇到的泰迪,不禁失去平衡跌坐在地上。 後來慢慢意識到,光芒和不明物體已經消失了。 他才抬起頭,看著突然出現的女性。 這位年齡看似是麻瓜大學生一般的成年女性。 腳踩著消光皮革的長筒軍靴,全身穿著黑色的緊身衣。 把她那遺傳而來的纖瘦,但起伏有致的身材嶄露無遺。 右側的大腿,綁著一把手槍造型的魔杖。 看似同時具備著,麻瓜火藥的擊發功能。 同時魔杖表面上的線條,也發著淡淡的銀光。 和衣服上的縫線條所散發的銀光,互相呼應著。 原本流蘇般的白金色長髮,對折之後用髮夾隨意盤在後腦勺。 略為削尖的蒼白臉龐,茫然看似無視著一切的眼神。 坐在地上的泰迪不管怎麼看,都和綴歌媽媽相當相似。 唯一不同的是那一雙眼眸中,有著和哈利爸爸相仿。 倒映出自己身影,如同湖水一般翠綠的瞳孔。 其餘看起來像是熬夜好幾天,沒有睡好的黑眼圈。 暴露在衣服外的皮膚,有著蒼白並略顯乾燥的膚色。 出現在泰迪面前的女性,注意到他驚訝的樣子之後。 原本呆滯的模樣突然回神,先是看了看手上像手錶的儀器一眼。 她的氛圍開始像麻瓜們所描述,散發著瘋狂科學家的氣息。 挑起秀氣的眉毛,故意帶著不懷好意的口氣說道。 「找到了。」 「不過...這個時間,還有這個地方。」 「你是不怕被開除嗎?」 「還是說...你是來找什麼東西的嗎~?」 「比方說~落在森林裡的石頭?」 這位女性刻意睜大自己的眼眸,以戲謔的口吻問起他。 這些舉動和她所刻意道出的問題,卻刺激起泰迪的警覺心。 (不...如果它被拿走了...我的計畫就都化為泡影了...) 這件已經在泰迪的心底埋藏許久,終於有機會實行的想法。 驅使著他不時抓住機會,總是來到這裡不停尋找著那顆石頭。 當然也包含今天。 但這時候神秘女性刻意的暗示。 讓泰迪的心底認為,她比自己早一步發現他的目標。 腦海中原本浮現出的理想畫面。 像被用力敲擊的玻璃一般,立刻破碎瓦解並散落在地上。 他不甘心讓尋覓已久的目標被搶走,於是起了奪取的危險念頭。 (所以...誰都不能阻止我!) 今晚泰迪特別躁動的腦袋中,奪回所有物的念頭更加強烈。 情緒上越來越容不下理性,直到把理性完全掩蓋過的當下。 已經滿臉憎恨表情的泰迪,開始不自覺的從四肢開始變化。 沿著身體長出濃密的鬃毛,牙齒變的銳利並且吻部逐漸拉長。 直到最後,獸化的四肢完全著地。 完全變化成一頭如重型機車大小,有著棕色毛皮的狼。 他這時皺起鼻子和雙眼間的肌肉,咧開吻部露出滿是尖銳的雙齒。 以充滿敵意的眼神瞪著神秘女性,從喉嚨發出陣陣的警告聲。 「吼嚕嚕嚕嚕嚕嚕...」 「哎呀哎呀~生氣了~」 「這個時間線的泰迪,能化獸的年紀提早了呢~」 神秘女性對著狼化的泰迪一邊開玩笑說著。 一邊把右手摸往放置槍型魔杖的綁帶,呈現準備拔出的姿勢。 狼化的泰迪豎起全身的鬃毛,開始蹲低姿勢準備一躍而上。 「不過,這麼想要的話~」 「就來比比看,誰的『時間』比較快吧~」 狼化的泰迪,聽到神秘女性再次挑釁自己的話。 當下意識已經毫無理性的他,更加憤怒不已。 他立刻把自己的後腿用力往地上一蹬。 咬著自己滿是利牙的長吻部,朝著神秘女性所在的方向衝過去。 神秘女性俐索地從剛剛的預備姿勢,順著從大腿掏出槍型的魔杖。 收起剛剛嘲弄對方的神情,指著他並用冷靜的口氣唸出咒語。 「咄咄失!」 隨著一道高速的紅光,從神秘女性手中的槍口中射出。 泰迪為了閃開那道紅光,像貓一般俐落地跳躍到較粗的枝枒上。 這時泰迪張開血盆大口,後腿用力踢著枝幹並從上一躍而下。 腦中只剩下攻擊和毀滅的想法,撲向那位神秘女性。 只為了,拿回他朝思暮想已久的目標。 但是跳躍到一半在空中的時候,發現自己似乎靜止了一瞬間。 自己獸化後更加靈敏的毛茸雙耳,也絲毫未聽見任何念咒的聲響。 原本在自己前面的神秘女性,這時候也突然消失了。 泰迪轉頭撇了撇眼角餘光,才驚訝地發現她已經站在自己的後方。 神秘女性手上的槍口所打出的紅線,就這樣擊中了自己的身體。 他原本狂怒不已的意識,這時候因為昏擊咒的效果。 開始慢慢地退去而緩和下來,同時眼皮也越來越沉重。 獸化的身體重重地摔到地面上之後,使力轉過脖子望了一眼。 發現神秘女性慢慢地走到自己的腦袋旁,對著自己露出勝利的微笑。 (可惡...) 泰迪眼前的月光開始逐漸模糊,直到最後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 「泰迪,你醒了~」 聽到女性的呼喚聲,泰迪再次緩緩地睜開眼。 眼前的視野一片朦朧的他,從模糊到開始清晰之後。 發覺一雙帶著黑眼圈的翠綠眼眸,一直盯著自己。 帶著蒼白神色的纖瘦臉龐,在泰迪的眼前露出溫柔的微笑。 被黑色緊身衣包覆住的雙峰,表面反射著從天上灑落的月光。 泰迪發覺到,除了後腦杓感受到一股溫暖且柔軟的觸感之外。 同時也聞到,淡淡水仙花香和汗水混合的味道,飄散至鼻腔內。 泰迪才理解到,自己的腦袋現在躺在成熟女性的大腿上。 不禁露出害羞的表情,怯怯地開始向對方問道。 「這...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你什麼都不知道了嗎?」 神秘女性繼續微笑著,以溫婉的口氣問著泰迪。 臉上的雙頰發紅的泰迪,開始回想腦海裡的記憶。 但什麼都不記得的他,輕輕搖搖頭並淡淡地說著。 「我只記得...以為大姊姊妳拿走重生石,就開始覺得很生氣。」 「一心只想把東西拿回來,後面腦袋就一片空白了...」 神秘女性似乎想到了什麼,對於泰迪這樣稱呼自己的她。 不禁掩起嘴巴,看著露不明所以表情的他,喀喀笑了起來。 「被你叫大姊姊覺得好害臊啊~~」 「說回來,你剛剛可是想要把我殺死呢。」 「真...真的嗎...?」 聽到神秘女性也沒有說謊,但刻意嚇他而說出的話。 震驚的泰迪雙眼不禁睜大,嘴巴微張反問著。 神秘女性搖了搖頭,繼續低頭看著泰迪。 詳細地說起剛剛他失去理性這段期間,所發生的來龍去脈。 「沒事的~其實說起來也是我自己的錯。」 「為了蒐集你身上的數據,說這些話刺激你。」 「因為化獸師會因為強烈的情緒,而不自覺地變化。」 「而且因為你身上的體質,在月圓的日子會更加劇烈。」 接下來神秘女性的口氣停頓一下,收起臉上的微笑之後。 嚴肅地說出當時失去理性的泰迪,危及自己生命的過程。 「於是就如我所預料,陷入瘋狂開始攻擊我。」 「至少我是有備而來,利用手上的時光器躲開你的攻擊。」 「用了一發昏擊咒,和餵你喝了一瓶鎮靜藥(Calming Draught)。」 「讓你好好睡了一覺之後,才控制下來。」 聽到神秘女性這麼說,泰迪對於自己為了埋藏於內心深處的執著。 差點要奪取頭一次見面的人的生命,心底深處感到很愧疚。 眨了眨自己的棕色眼眸後,望著她小聲地道歉。 「大姊姊對不起...!」 「唉呀別道歉~就說都是我的錯了。」 「明明是要來跟你說點什麼,結果又實驗精神上身了~」 神秘女性臉上多了一點無奈的苦笑,開始自嘲給自己帶來麻煩的行為。 泰迪突然回過神。 想起自己的腦袋,還躺在對方的大腿上。 在部存在的旁觀者看來,就像呈現膝枕的模樣。 臉上再次堆回害臊表情的他,趕緊撐起身體從她身上離開。 看到他從自己的大腿上彈起,像是逃走一般。 神秘女性開始露出一抹壞笑,嘴上一邊調侃他。 「唉呀~終於知道要害羞了嗎?泰迪~」 但剛剛站起來的泰迪,腦袋開始想著對方為什麼會知道。 自己的親近的教父和教母,以及薇朵兒才知道的小名。 雖然覺得剛剛攻擊對方的自己,還想要向對方請教會很失禮。 但泰迪還是鼓起勇氣,吞嚥了一口口水並捏了捏下巴之後。 姑且試著問看看對方的來歷。 「...請問大姊姊,妳是誰?為什麼你會認識我?」 「不要緊張~來我旁邊坐著聽我說吧~」 神秘女性聽到這點問題,並沒有直接回答泰迪。 她先是把原本側坐在地上,躺著泰迪的雙腳。 向前伸展出纖細的雙腿,並同時伸個懶腰之後。 才變換成,現在抱住雙膝的姿勢。 然後用手往旁邊的草地上拍了拍。 示意著滿臉猶豫的泰迪,坐到自己的身邊。 泰迪這時依舊留存著緊張的餘韻,帶著怯怯的表情。 慢慢走回到神秘女性的身邊,並緩緩地坐在草地上。 確定泰迪已經坐定之後,神秘女性轉過頭開始對他說著自己的來歷。 「說來你可能會很驚訝,我其實不是屬於這個世界的女巫。」 「能出現在這個世界線,都是靠我手上這副時光器達成的。」 她提起自己的右手,和泰迪一起看著自己手腕上。 具有後現代主義風格的銀灰色金屬錶帶和錶框,錶面的玻璃不斷反射著月光。 有著許多根長短不一的指針,指向不同時間的手錶。 對神祕的魔法道具感到好奇的泰迪,驚訝地問起這副手錶的事情。 「時光器?!是要跟魔法部申請才有的時光器?」 「對,不過魔法部的那些老古董有夠難用。」 「在我改良之後,至少現在在攜帶上方便多了。」 「還可以做到暫停,和超時空的跳躍。」 神祕女性這時想到,魔法部那些堆在地下室的笨重懷錶。 而那些高層的老屁股,依舊當作寶而遲遲不肯汰換。 她不禁吐了吐舌頭,臉上露出嫌惡的表情。 泰迪對於擁有魔法道具,又能加以改良的神祕女性。 心底對她的萬能感到崇拜,而忍不住讚嘆著。 「大姊姊好厲害啊...」 「突然覺得,妳長的好像我的教母,眼睛很像我的教父。」 泰迪從剛才的相遇,到現在的近距離觀察。 他對這位神祕女性所具有的碧綠瞳孔,和淡金色長髮。 忍不住打從心底脫口說出這個感想。 神祕女性刻意裝作不知道的模樣,提高語調反問他。 「哦?你有教父母?」 「嗯。我從小爸爸媽媽就不在這個世上了。」 「但是他們就像我的爸爸媽媽一般,和奶奶照顧我到現在。」 「而媽媽這一兩年,才回到這裡開始教書呢。」 神祕女性聽到泰迪再次提到綴歌,不禁稍微皺了眉頭碎念著。 「教書嗎...?居然是這樣的發展。」 神祕女性再把注意力拉回來,有關泰迪發現自己身份的事情。 她這時先是閉起眼,睜開之後認真地望著泰迪。 同時對他鄭重地自白出,自己的真實身份。 「不過泰迪,你的觀察力很敏銳。」 「其實,我是你的教父母,在那個世界的女兒。」 一字一句,說著泰迪沒聽過的名諱。 和無比熟悉的姓氏。 「愛歌,愛歌.波特(Alcor Potter)。」 「而且我在那個世界,從小到大就已經認識你。」 「還有...薇朵兒。」 聽到從這位神秘女性——愛歌,口中說出的情報。 泰迪的腦袋受到極大衝擊,先是一片短暫的空白之後。 突然在腦內開始爆發出一堆對她的疑問。 「愛歌...波特...難怪會這麼像...可是詹姆去哪裡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很驚訝。」 「不過還是先從我的故事慢慢講起,你才能理解我在說什麼。」 愛歌先是露出不怎麼意外的樣子,繼續看著他說道。 說完之後順勢靠到泰迪的身旁,並抬起剛剛看著他的腦袋。 若有所思地看著高掛的滿月,開始侃侃地說起自己的事情。 森林內的微風,吹撫著愛歌耳邊絮亂的淡金色髮絲。 同時她那稍稍乾燥的粉色雙唇,開始訴說著。 在那個世界的自己,從小生了神秘的怪病。 每到一定的歲數,就會無來由地開始發作。 直到最後一次發病的時候,當時的她痛苦更甚以往。 最後在父母給她的寄託,靠著自己的意念而痊癒了。 回復健康的她,也一如父母到了霍格華茲上學。 接觸到衛斯理一家之後,啟發了她對製作魔法道具的天份。 直到四年級的某一天。 遇上在麻瓜世界詐死的科技專家,讓她開眼界並激發出無比的創意。 毅然從魔法學校休學,開始和他合作進行自己的研究。 最後成為魔法世界聲名大噪的,結合麻瓜科技和魔法的專家。 泰迪望著她蒼白的側臉,專注地聽著她的故事。 並不時對著愛歌,提出他聽到心中所冒出的疑問。 他的表情隨著對話的不同,時而燦笑,時而憂傷。 或是對得到的答案表現出感到驚訝,甚至帶著敬佩的模樣。 灑落森林的月光襯托之下,一對年紀看似姊弟的陌生男女。 就這樣互相對話著,來分享著自己的故事。 ==================================================== 泰迪聽著愛歌的成長故事,腦海裡突然湧出薇朵兒陽光的笑臉。 以及她以前保護自己,那滿是汗水但堅毅的側臉。 他的心裡又開始覺得和這位有所成,自稱是教父母的女兒相比。 現在的自己,依舊是一個不足以站在她旁邊的人。 (薇朵兒...我真沒用...) 他再次鼓起勇氣,問起比起對方知道自己的身份。 在心底更加在意的是,薇朵兒和自己之間感情的問題。 「...那個愛歌大姊姊,在妳生活的那個世界中。」 「我和薇朵兒之間,是好...還是壞呢?」 「傻瓜泰迪,我就知道你會想問這個。」 「放心好了,那裡的他們兩個,最後還是在一起了。」 愛歌不禁為旁邊這位少年泰迪的可愛問題。 又再次喀喀輕笑,同時伸出手輕撫著他的腦袋說著。 聽見愛歌的回答,泰迪不禁放鬆下來並吐了一口氣。 愛歌藉由在話題的最後,繼續往下提到。 從一開始在她心中抱持著,準備要告訴他的預言。 「而且你也別太擔心,這裡你和薇朵兒之間的關係。」 「會在遇到一對夜叉姊妹之後,慢慢往好的結果前進。」 這時愛歌的話鋒一轉,突然沾染上嚴肅的口氣。 稍稍皺起眉頭望著他,繼續說道。 「但是在這之前,你和她可是有一段不短的寒冬要渡過。」 「好...我知道了,愛歌大姊姊謝謝妳。」 雖然對愛歌突然告知,自己和薇朵兒之間的預言感到驚訝。 但心底還是抱著少許懷疑態度的泰迪,怯怯的對她道謝。 裝作嚴肅把話說畢的愛歌,看似如釋重負的她又笑了起來。 不自覺的把手放在後腦杓,轉頭望著泰迪提議著。 「時間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你現在直接回去,肯定會被飛七逮個正著。」 說畢,愛歌用右手貼著旁邊的樹幹。 撐起自己的身體站起身,稍微拍了拍自己的雙手和屁股。 「抓好我的手。」 她背對著月光,蒼白的臉龐望向坐著的泰迪。 同時伸出有著纖細的五指,但掌邊長著一些小繭的右手。 瞇起帶著黑眼圈的碧眼,對著他笑了一笑。 看到纖細臉龐上照映著月光的愛歌,泰迪再次臉紅了起來。 他這時伸出自己的右手,握住她所伸出來的手掌。 當握住她的手掌後,泰迪眼前的視野霎時開始大幅度的扭曲。 還沒從剛才的害臊心情回復的他,就和愛歌發出一道閃光後。 消失在這片再次寂靜的森林中。 ==================================================== 深夜中,一片靜謐的赫夫帕夫交誼廳。 滿月的月光透過牛眼窗,照到室內一角只剩下碳灰的磚造壁爐。 附著於牆上的各種藤草們,翠綠的葉片就像沉睡著一動也不動。 這時候沙發一旁的空間突然開始閃爍,並呈現出漩渦狀的扭曲。 再度回復原狀的時候,愛歌和泰迪一起出現在交誼廳之中。 泰迪因為對現影術的副作用,以及不熟悉造成的害怕。 忍不住按住自己的嘴巴,壓抑著從胃湧上的嘔吐感。 「噁噁噁噁...」 (哎呀哎呀~果然對他還是太刺激了。) 已經習慣現影術的愛歌,外表上並沒有任何大礙。 她反倒是趕緊到泰迪的身邊,拍著他的背讓他減緩難受感。 直到泰迪表現出的反胃感逐漸消失之後,再次看著他說道。 「泰迪,我要回去了。」 「在我消失之前,想要跟你說幾句話。」 左手上的纖細指頭,往右手上的時光器轉了轉並按下按鈕。 她身體上的每一處角落,立刻浮現出淡淡的白色光芒。 「你在找的那顆石頭,不用為它太擔心。」 「最後,它終究會在對的時機中出現。」 愛歌趁著自己的身體,慢慢被光芒掩蓋住之前。 碧綠的眼眸深深望著他,以正經並帶點溫柔的口吻說道。 「但是,你也不該一直它打轉。」 「因為。」 「無法克制自己的執念,是會傷害到重要的人。」 「再見了泰迪,不要讓薇朵兒傷心。」 「也幫我跟這裡的爸爸媽媽,問個好...」 最後愛歌看著對自己輕輕舉起手,滿臉複雜表情的泰迪。 說完她給泰迪的告誡和父母的遙別,闔上嘴唇之後。 她的軀體完全被光芒給掩蓋住。 並且也慢慢縮回,變成漂浮在空氣中的一顆光球。 光球逐漸開始黯淡,並在最後完全消失於室內。 失去光芒的交誼廳,徒留下一片寂靜和黑暗。 還沒把道別的右手放下,彌留著剛才的離別的泰迪。 (執念...嗎...) 泰迪輕輕放下自己的右手,內心開始反覆咀嚼著。 他現在還無法理解,為什麼愛歌離別要給他這些忠告。 似乎透漏著什麼,但是又不能說清楚。 也許是要告誡自己,一念之差就會走到錯的道路上。 放鬆之下疲勞感襲來的泰迪,這時悄悄地走回到寢室就寢。 在之後的日子當中,隨著時間一天天的過去。 他逐漸把這句話,遺落在內心的一角。 直到以後的某一天。 他才因為自己的作為再次想起,並理解到這句話的含義。 -- Kagami's Harry Potter fanfiction https://hackmd.io/@kagami3421/rkdqu3Rxu Welcome to What if Draco Malfoy is a girl alternate universe.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8.170.37.22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6036258.A.AEE.html
dces6107: 推。 11/04 22:43
ken40220a: 這就是別人說的,天降一個大神推動劇情的感覺嗎 11/04 22:45
番外篇不影響主線劇情
ken40220a: 愛歌能力太飛天了 11/04 22:46
所以只能在番外出現
ken40220a: 泰迪如果有姐姐一定就不會這麼木頭了 11/04 22:49
ken40220a: 不過愛歌當大姐的世界似乎比較危險,不知道給泰迪選他 11/04 22:49
ken40220a: 要去那條世界線 11/04 22:49
承平時代應該還好 除非愛歌熬不過怪病
dces6107: 鏡子好久不見 11/04 22:50
dces6107: 敬sai大和鏡子。 11/04 22:56
感謝dc
dces6107: 看到愛歌穿越過來時,其實一直在腦部魔鬼終結者傳送過 11/04 22:56
dces6107: 來的畫面ww 11/04 22:57
我寫文的腦海裡也是這麼想的ww
lee27827272: 推,敬蛇哈,也敬所有一起創作的大家 11/04 22:59
謝謝lee大
dces6107: 石頭會在對的時間出現,而相信正值的人在最後也會擁有 11/04 22:59
dces6107: 放棄石頭的想法。 11/04 22:59
dces6107: 知道泰迪很想見死去的父母,但生者終究會往前,而與亡 11/04 22:59
dces6107: 者見上一面的魔法,就是死神的聖物。 11/04 22:59
ken40220a: 我其實忘了 11/04 23:00
ken40220a: 泰迪為什麼要重生石的理由,或許跟dc說的一樣吧 11/04 23:01
窩不知道
ken40220a: 一想到愛歌原本抱著中型犬,然後膝蓋上的小動物慢慢變 11/04 23:04
ken40220a: 成青少年,不知道愛歌看了做何感想 11/04 23:04
也許是變化完才膝枕的(?
dces6107: 死兆星大姐姐www 11/04 23:05
Rfaternal: 推推 愛歌大姊姊真的是超級棒的www 敬蛇哈 11/04 23:23
大姊姊真棒
ken40220a: 糟糕,我自己忘了泰迪跟愛歌誰先出生了,悲劇 11/04 23:42
不確定..但我猜想應該是泰迪
jojoshoe: 不管哪邊的泰迪跟薇朵兒都要辛苦一段時間啊... 11/04 23:52
jojoshoe: 感覺愛歌整個香了起來 11/04 23:52
也許在那裡倒不會那麼彆扭 大姊姊真棒again
Vinygli: 敬蛇哈,結合科學跟魔法的愛歌太逆天了 11/04 23:59
所以只在番外出現
wayneshih: 能在校園現影好像超強 11/05 10:44
wayneshih: 然後泰迪真的是女難之相 他身邊只有女人跟長的像女人的 11/05 10:44
可以燒了 ※ 編輯: Kagami3421 (118.170.37.228 臺灣), 11/05/2021 21:29:45
z101924512: 敬蛇哈,那個讓賈伯斯活著的世界線XD 11/05 22:15
yoyosea: 愛歌真的不會透漏太多嘛,時間系的能力干涉太多總覺得會 11/06 23:03
yoyosea: 有意料之外的變化耶! 11/06 23:03
分享給朋友
近期熱門文章
C_Chat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