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標題
Re: [綴歌] 勝利女神的狼:法國的女神(15)
作者 Kagami3421
時間 2022/03/10 21:45:19
人氣 推:8 噓:0 留言:17
分享給朋友
勝利女神的狼:法國的女神(15) Victoirewolf : La déesse de France(15) 前篇: 勝利女神的狼:法國的女神(14) #1Xz--zWj (C_Chat) 外傳: 勝利女神的狼:閒話(1):薇朵兒的料理 #1X6HZwrp (C_Chat) 勝利女神的狼:閒話(2):狼與來訪者 #1XW-wYhk (C_Chat) Hackmd網頁版: https://hackmd.io/@kagami3421/SyMKJtDb9 忙爆了,四月底會想辦法再生一篇出來。 想想也寫了一年多了。 ==================================================== 時間進入了二月中旬。 像片白布般,覆蓋在霍格華茲和周遭大地的銀白色雪花。 抵擋不了日漸增溫的日光,逐漸敗退而露出底下的泥土。 原本覆蓋著白雪的針葉樹們,為了迎接快要到來的春天。 冒出翠綠色的新嫩芽,並沾著些許。 冬天已經敗退,而遺留下來的幾滴水珠。 這時候,一位頂著紅色短髮的女孩,騎著掃帚呼嘯而過。 原本搖搖欲墜的水滴,被突然吹起的風彈起在空中。 照映著耀眼的陽光和女孩的背影之後,馬上掉落在地表上,消失無蹤。 騎著掃帚的女孩——薇朵兒,看似行雲流水地穿梭於樹林之間。 但現在的她卻不自然地夾緊著雙腿,勉強自己的身體在掃帚上平衡。 前幾個月的薇朵兒,內心還沉浸於和泰迪之間的恩怨。 沒有特別去注意周遭的狀況下,而忽略了自己現在的處境。 遺傳至母親的體質和亮眼外型。 繼承至父親的運動細胞和個性。 也因為如此。 入學後的課堂中,認真表現的模樣很難不被旁人所圍觀。 最重要的是。 在那次事件中,眾目睽睽以物理手段對泰迪表示自己的心情。 直到上次遇到莉亞娜之後,才意識到。 自己已經成為同年級,甚至是跨學院之間流言蜚語的焦點。 忌妒泰迪的人們,一開始當然是拍手叫好。 之後有一些學生們,也開始私底下認同甚至是擁護著薇朵兒。 但,也早已被一部分崇拜泰迪的女生們討厭著。 就好比上學期,屢次找她麻煩的同年級女生——瑪蒂達。 但這些事情,並非在薇朵兒心中是最煩惱的事情。 她現在最苦惱的是。 新學期開學之後的幾堂飛行練習課,不若她上學期那般順利。 原本她有十足把握的拉升,或是急速過彎等技巧。 在這學期開始,都會在關鍵的時候莫名地失去平衡。 上上週還因為傾斜的角度不穩,身體幾乎快要掃到粗壯的枝枒。 讓她突然驚嚇了一大跳,還差點壓到旁邊一起過彎的赫莉。 現在她把方向,切回直線的路徑上飛行。 煩躁而皺起的眉梢,心底正不斷左右地想著這件事情。 (最近是怎樣...) (怎麼感覺騎著的時候...都要特別注意才不會掉下去...) (還是我胡思亂想才太累了...) 薇朵兒這時心裡一橫,眉梢深鎖並瞪大了眼睛。 (不...不可能!) 不服輸的她,為了證明自己,沒有被不明的因素影響到。 雙手用力拉起掃帚的桿子,開始急遽地衝向上。 那因為太陽幾乎被雲朵遮蔽。 呈現大片的灰白和少許碧藍之間,努力撒下陽光的天空。 隨著薇朵兒飛行的高度越來越高。 冒出無數嫩葉的樹木,好似一片夾雜著白色花紋的深綠地毯。 隨著視野放遠,地毯般的森林越發綿延,而更加廣闊無際。 延伸至反射著陽光,而波光粼粼的黑湖。 湖面上不停抖動著的波浪,述說著水底下的不平靜。 黑湖盡頭的水面上。 倒映著在高原上矗立,依舊殘留些許積雪的宏偉城堡。 薇朵兒放緩自己的速度,在半空中慢慢盤旋著。 碧藍色的雙眼癡癡地望著這副景色,僵硬的身軀不禁開始放鬆。 眼前的美景,讓她絲毫沒有感覺到陣陣冷風吹襲。 並幾乎快忘卻剛剛心底的煩惱。 霎時,就像是被什麼力量牽引一般,雙眼的視野開始向右位移。 沉浸在美景中的薇朵兒,發覺到自己的視線偏移而突然驚醒。 她也發現是因為身軀失去平衡的關係。 但為時已晚,來不及以大腿夾住掃帚的桿子,挽救崩潰的平衡。 除非反應靈敏,才有辦法以自身的意志和力量反轉。 現時整個人,已經從剛剛跨坐著的掃帚上跌落。 不過她的雙手,還是牢牢地抓住在空中飄浮的掃帚。 整個人懸在空中,呈現像是麻瓜拉著單槓的模樣。 雙臂開始發痠的薇朵兒,眼下只有一個辦法能解除危機。 放掉一隻手臂,從自己裙子的口袋內拿出魔杖,對自己使出降落咒語(Devenio)。 她這時抱著背水一戰的心情,膽顫心驚地把右手從掃帚的桿子上放開。 餘留下支撐全身的左手臂,肌肉不斷用力而顫抖著,也更加發痠了。 著急的薇朵兒,馬上用騰空的右手往裙內摸索著魔杖。 但不幸的是,急忙取出的魔杖就因為勾到裙角,而拋到空中。 薇朵兒只能眼睜睜看著。 魔杖像一根銀針般,在空中不斷旋轉,最後掉到底下的樹海裡。 她忍不住激動地咒罵了一句。 「該死(Zut)!!!」 宣洩完心底的不甘心之後,她現在開始大聲呼救。 希望不管是朋友或是其他聽到的人,能聽到並幫助自己。 「赫莉!」 「有誰能來幫幫我!」 過了幾分鐘,卻沒有任何回應或救援。 薇朵兒無助地皺緊雙眼之間的眉心,眼角忍不住泛出悔恨的淚光。 她唯一握住的左臂也即將因為重力和體力,快要支撐不住。 盈滿了百般絕望,準備放棄一切的想法的時候。 內心卻一閃而過,那位她一直不願見到。 但是從小到大相處到現在,那位有著棕髮的少年。 他知道自己消逝之後,那難過不已之後,再次寂寞的背影。 (真是的...怎麼這種時候還想到他呢...) 「薇朵兒(Vicky)。」 原本吊在空中持續被風吹襲的身體,突然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被一陣溫暖的感觸所包圍。 鼻腔中同時飄散那再熟悉不過,帶著汗臭和些許野性的味道。 同時伴隨著一聲耳熟的少年嗓音,從薇朵兒的身旁響起。 她緩緩地睜開眼,望向抱住自己的少年——泰迪。 臉上掛滿驚慌神色的泰迪,剛剛接住她之後著實鬆了一口氣。 才慢慢開口,對睜大雙眼看著自己的薇朵兒說道。 「...妳沒事吧?」 「...嗯。」 薇朵兒點了點頭回應他,兩人之間再次進入沉默的氛圍。 現在被冒出的泰迪搭救,突然感受到自己被放在心上的喜悅。 還有想到以前,和他一起冒險和玩耍的時光。 以及他要和自己分別,那天月下給他的道別之吻。 數種心情開始中和之後,纏繞著並慢慢的消解。 之前這幾個月和泰迪的誤會,而揮之不去的失望和厭惡。 眼神茫然地望著泰迪那流著些許汗水,由立體五官構成的側臉。 複雜不已的心情,在薇朵兒的心底不斷地湧上。 ==================================================== 在黑湖旁邊的草地上,許多參與魁地奇飛行課的葛萊芬學生們。 現在因為自由飛行的時間已經快到了,而騎著掃帚陸陸續續地歸來。 站在湖邊的褐髮女孩——赫莉,臉上掛著擔憂的表情。 一直往黑湖的方向不斷地探詢著什麼。 這時候突然發現,從剛剛就遲遲沒有歸來的薇朵兒。 從遠方的一顆黑點逐漸放大,直到在黑湖的上方才認出來是她。 原本打算騎上掃帚去找尋她的赫莉,這時放下桿子並高興地喊道。 「薇!妳剛剛找妳好久!我好擔心妳!」 但赫莉又像是中了整整石化一般,馬上僵住了幾秒。 原來是她看到稍微抿起嘴唇,帶著複雜的表情的薇朵兒。 被騎著掃帚的泰迪,一手摟著她並緊緊地抱在懷裡。 在草地上降落之後,薇朵兒才趕緊放開泰迪,從掃帚上下來。 赫莉馬上變身成發怒的小型犬,瞪起眼睛大罵著,開始質問著泰迪。 「怎麼是你!」 「是不是你把薇帶去哪裡了?!」 被這樣突然痛罵一頓的泰迪,頓時無言以對。 但心底也清楚,自己之前畏縮的行為,所造成的一切錯誤。 讓他沒有什麼理由,來反駁這位曾經目睹且誤會已深的女孩。 赫莉不停質問著泰迪的時候,突然在她旁邊。 出現了一位身形瘦長並穿著魁地奇球袍,臉蛋標緻的少女。 但他的身份,其實是極似女性的少年——狄倫。 這時狄倫他趕緊拉住,咬著牙開始要上前威嚇泰迪的赫莉。 並滿臉笑盈盈地,對她悠悠說道。 「好了好了~~不要打擾他們~」 赫莉被旁邊突然出現的美少年,這麼一把拉住自己的手肘。 她突然停頓了一下,像是腦袋中想到了什麼事。 加上自己和他有肌膚的接觸,臉上不禁冒出一陣泛紅,並結結巴巴地反問。 「怎...怎...怎麼是你!!」 他就好像照顧一頭猛犬的飼主,對表現出訝異的赫莉不為所動。 反倒臉上掛滿能夠迷倒眾多男女的微笑,和溫柔的口氣。 蹲低身子,在赫莉的耳邊開始輕聲安撫她。 「聽我的~~先不要打擾他們~好嗎?」 「好啦!」 「真是神出鬼沒的傢伙...」 赫莉只能以通紅的雙頰,並碎念幾句回應他之後。 就這樣被狄倫拉著手肘,乖乖地帶離現場。 草地上的喧囂已過,再次回到只剩下泰迪和薇朵兒的場面。 正當尷尬的薇朵兒微微張開嘴唇,想開口詢問泰迪打破現況的時候。 他居然主動搶先開始說起,自己發現薇朵兒的過程。 「因為我上週探聽到,有人偷偷對妳的練習掃帚下詛咒。」 聽到自己被下了詛咒而毫無感覺,薇朵兒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詛咒!?」 「對,會讓妳在騎乘掃帚的時候,抓不穩重心的詛咒。」 「所以我今天很擔心妳真的掉下去。」 泰迪先是看著驚訝的她點了點頭,繼續說下去。 「剛剛我聽到了妳的呼救聲之後,就趕緊從魁地奇練習場那裡過來。」 「看到妳快要從空中掉下來的時候,我只有一個想法。」 霎時泰迪的臉上,開始露出躊躇不已的表情。 停頓了自己的話語之後,忍不住開始習慣性地捏起下巴。 似乎正努力著,把想說的話從嘴巴中說出口。 他終於克服自己的內心,放下左手並雙眼勇敢地直視她。 把心底想對薇朵兒說的話,一股作氣地說出來。 「...不管怎麼樣,只想把妳接住。」 「感謝梅林,還好在那一刻趕上了。」 「...只要妳沒事就好。」 (哼...泰迪哥,現在才知道把我放在眼裡...) 方才還在害怕著詛咒的薇朵兒,聽到泰迪認真地看著自己。 同時對他說出口的話,忍不住厥起紅唇小聲嘟噥道。 雖然因為他露出微慍的面容,但卻不自覺地掛著微微發紅的雙頰。 ==================================================== 剛剛還在旁邊指導學生的胡奇夫人。 注意到這裡站著穿著魁地奇服裝,明顯不是來上課的赫夫帕夫學生。 還聽到和其他葛來分多的學生們,發生了小小的騷亂。 這時候她趕緊走過來,詢問講完話沒多久後的泰迪。 和滿臉負氣表情,卻雙頰發熱的薇朵兒。 「發生什麼事了?」 泰迪趕緊轉過身,和胡奇夫人開始解釋。 自己所知道的,有關薇朵兒身上詛咒的情報。 而薇朵兒則是述說,前幾次上課的異狀。 還有剛剛自己差點跌落,被泰迪搭救起來的經過。 一邊聽著他們兩位說著事情的胡奇夫人。 對於學生身上帶有惡意的詛咒,不免流露出驚訝的反應。 最後他們解釋完之後,場面又再次安靜了幾秒。 胡奇夫人在腦海中梳理完整件事情的經過,才緩緩地對他說道。 「原來如此...是我的疏忽。」 「為了獎勵路平你的英勇,赫夫帕夫加三十分。」 「我下課後會去找校長告知詛咒的事情。」 「可能她晚上會需要找你們兩位,詢問更詳細的狀況。」 「路平,現在你就先回去繼續練習吧。」 心底也沒有其他辦法的泰迪,對著胡奇夫人點了點頭。 轉過頭再次以猶豫的神情看著薇朵兒,慢慢地和她道別。 「好的。」 「那薇朵兒...我先回去了。」 正當泰迪拿起掃帚,要轉過身離開現場的狀況下。 掛心著詛咒,並想知道始作俑者的薇朵兒。 大聲地叫住他之後趕緊問道。 「等等!!泰迪哥...你知道詛咒是誰下的嗎?」 「...可能是史密(Smith)學妹。」 「但沒有證據的狀況下,我不能斷定是她。」 泰迪以平靜的口吻說出,自己對兇手是誰已經有底的猜測。 但隱藏不住飽含憤怒的口氣,說出相違的保守話語。 他撇回頭坐上掃帚後,依依不捨地瞄了薇朵兒一眼。 馬上轉過頭背對著她,慢慢飛回遠方魁地奇的練習場。 (果然...是她...) 看著從空中逐漸遠去的泰迪。 薇朵兒的內心,浮現了那個上課時總是找她麻煩。 說出刻薄話語的尖臉上,頂著金黃色長髮的瑪蒂達。 同時湧起一股,為何要對待自己的疑惑。 和不可置信,居然要這樣致人於死地的憤怒。 原本巫師袍底下的拳頭,現在更加用力握緊而發紅了。 ==================================================== 時間回到去年九月的時候,在晚上更加暗無天日的禁忌森林內。 泰迪穿著棕黃色相間的魁地奇服裝,一邊握著手上的掃帚。 一邊拿著手上發亮的魔杖,左顧右盼地找尋著什麼。 正當他繼續想要往前,慢慢踏足於滿是泥濘的地面。 一個不小心,泰迪穿著馬靴的右腳被濕滑的泥濘滑開。 他整個人重心不穩,整個人準備要跌在泥土上的時候。 這時突然被不知名的兩名人影趕緊拉住,而沒有跌倒。 泰迪趕緊抬頭一看。 居然是一名帶著健康的小麥膚色,穿著暴露的成熟女性。 頂著流蘇般的烏黑長髮,被艷麗的碧藍雙瞳所點綴著。 髮絲旁邊的一對雙耳,卻和常人相比,多出了尖銳的耳廓。 她那細嫩的右手抓住了泰迪的手肘,傳遞著其中的溫暖。 直到泰迪再次踩穩腳步,神秘女性才終於放開他。 她轉過頭,望向旁邊穿著上,同樣露出不少肌膚的女性。 這一位神秘女性,反倒有著和常人相當的淺色粉嫩肌膚。 除了同樣尖銳的耳廓外,臉上掛著溫柔且無害的碧綠雙眸。 兩名膚色相異的神秘女性,這時互相看了對方幾眼後。 一齊露出不懷好意的媚笑,並故意輕聲嘆氣著。 「哎呀」「唉呀」 「姊姊,怎麼這麼巧呢~?還沒開始找就遇到了~~」 「對啊對啊~果然預言開始慢慢應驗了呢~~」 泰迪對於陌生的人,和不明所以的話語感到驚慌。 左顧右盼並著急地問著對方。 「預言?你們又是誰?!」 兩名神秘女性開始插著腰,齊聲報上自己的身份。 「「我們是因預言而出現,要來幫助你的夜叉姊妹~~」」 「想要完成成為~你心中喜歡的人~相襯的願望嗎~~?」 「想要完成見到~你心中思念的人~相見的願望嗎~~?」 夜叉姊妹們就像麻瓜的推銷員般,繼續一搭一唱地交互說著。 像是看穿泰迪的內心,誘人無比的字句。 理應有警覺心的泰迪,通常會馬上拒絕她們。 沒想到現在,卻粗暴地直擊他內心深處的期望。 想要成為有實力,保護那位紅髮女孩的渴望。 想要找到那石頭,見到兩位親生父母的渴望。 兩股在他心中深處的期盼,讓他的防禦心態。 頓時瓦解成滿地的灰塵,隨著一股冷風而飄散無蹤。 泰迪的腦袋中開始浮現,各種對未來期待的幻想之後。 忍不住睜大眼看著夜叉姊妹,張起略為乾燥的嘴巴問道。 「...真的嗎?」 感覺準備要上鉤的泰迪,夜叉姊妹們這時笑的更開心了。 又再次齊聲,繼續附合他的疑問。 「「沒錯~~」」 「你只要到森林來~在心裡呼喚我們~」 「自然而然地~就能找到這棟樹屋~」 這時候泰迪才注意到,她們兩位後面還矗立著一顆參天巨木。 巨木靠近樹根的粗狀樹幹上,還有一道緊閉著的木門。 不同膚色的夜叉姊妹們,先是互相對望一眼之後。 突然從自己的胸脯深處中,俐落地掏出一顆切割成菱形。 能透過些許光線,反射出灰暗色澤的石頭。 在泰迪的眼前,用兩根手指頭捏住並不斷轉動著。 「不過~」 「你必須~付出一點點代價~~」 看著直盯著自己手上的石頭,已經完全上鉤的泰迪。 深膚色的夜叉臉上那無比艷麗的笑容。 隨著話語的波動,這時候又笑的更為深邃了。 -- Kagami's Harry Potter fanfiction https://hackmd.io/@kagami3421/rkdqu3Rxu Welcome to What if Draco Malfoy is a girl alternate universe.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8.170.64.16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919928.A.709.html
ken40220a: 久違的文先推 03/10 21:47
ken40220a: 啊感受泰迪的體溫,在泰迪的懷抱中被救下,太浪漫了 03/10 21:54
ken40220a: 還有香泰迪(?的汗水味,阿斯 03/10 21:55
ken40220a: 不過太久沒看不知道他們吵架吵到哪裡了 03/10 21:55
ken40220a: 只知道當初提前寫出來的夜叉篇,現在才走到剛開始相遇 03/10 21:55
ken40220a: 國中生的小團體之爭啊 03/10 22:00
Vinygli: 該來的終究來了,夜叉們……還是在終於講上話的時候 03/10 22:11
Vinygli: 還是說正因為開始講話了,才能讓夜叉們登場呢? 03/10 22:12
Vinygli: 然後赫莉看來也要有對象了,就像當年的弗雷跟莎拉一樣 03/10 22:14
Vinygli: 反觀我家蜜歐到現在還是…… 03/10 22:14
Rfaternal: 推推 終於有復合的機會了 這兩個互相鬧彆扭的ww 03/10 22:52
Rfaternal: 但是看來又要有人插手了 泰迪你爸知道你這麼受歡迎嗎w 03/10 22:52
alanalg: 還有這種詛咒 超級心機 03/11 22:43
wayneshih: 夜叉耶,雖然不知道是來做啥的 03/12 22:59
yoyosea: 飛行的開闊感會想起電影第三集哈利騎乘巴嘴的畫面耶,然 03/12 23:20
yoyosea: 後...少年啊,你就這麼輕易信了穿著暴露成熟的大姊姊的 03/12 23:20
yoyosea: 話,這樣會被賣掉喔XD 03/12 23:20
分享給朋友
近期熱門文章
C_Chat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