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標題
Re: [綴歌]怪獸與它們的魔法少女
作者 Kagami3421
時間 Sun Sep 6 23:09:27 2020
人氣 推:8 噓:0 留言:9
分享給朋友
怪獸與牠們的魔法少女(3):黛爾菲的罪行(中) Hackmd網頁版: https://hackmd.io/@kagami3421/ryIBd_zVP 本系列以前的章節請看此: 怪獸與它們的魔法少女: #1VBLWMV1 (C_Chat) 怪獸與牠們的魔法少女(2):另一位魔法少女: #1VFxgJWS (C_Chat) 怪獸與牠們的魔法少女(3):黛爾菲的罪行(上):#1VIYupRy (C_Chat) 想寫香香的日常篇,但是該填的坑還是得填完Orz 下篇預計也很長,所以索性把中間的部分拆成中篇。 希望能維持一篇文章不超過一萬字的長度,不然各位看了也很痛苦Orz 另外根據PTT的限制,調整文字間格和排版。 其實上篇可以拆成兩篇,失策Orz ============================ (註:Delphi的正式翻譯為 蝶非 ,因為標題為了切合原作的怪獸系列,因此以下皆稱為 黛爾菲) 過了幾天,各自從赫拉和多明妮奎兩人取得情報並且討論過的兩名少女,現在在暗無天日 的禁忌森林中行走。 地上的落葉和樹枝被少女們踩的啪嘰作響,像是大聲抗議著被踩到的痛苦。 「...之後去活米村詢問居民的結果,看來那傢伙已經不在那了。依她的行動範圍,應該 還在學校附近徘徊...」 一邊走路一邊思考的的 羅克珊.衛斯理,不斷推理著黛爾菲的下個行動。 「嗯嗯~~森林內的氣息,真的像露娜媽媽所說,有點不一樣了~」 而在羅克姍旁邊的 莉莉.露娜.波特,現在可說是像隻小動物般,不斷轉頭觀察森林內 的異狀。 她現在用第六感感覺到,森林內的氣息自從催狂魔事件之後,一直有種說不上的違和感環 繞其中。 「羅克姍姊,等一下~~我在樹上發現奇怪的東西~」 這時候走路走到一半的莉莉,眼尖發現旁邊的樹幹上,有著奇異又可怕的圖案。 她立馬呼叫還在思考的羅克姍,停下腳步並一起過來觀察。 樹幹上的圖案是一個像是魔法陣的圖騰,圖騰中間印著駭人的骷髏頭和纏繞於其中的蟒蛇 。 魔法陣形狀的圖騰,骷髏頭和蟒蛇圖案外邊,還包圍著指向特定方向的等腰三角形。 「...這個圖案,好像在黑魔法防禦術的課堂上看過,不過現在要突然想起來倒是有點難 。」 「不過~~這圖案看起來好像是缺了一部分~也許我們在附近找找,會有相同的圖案在樹 幹上~」 兩位少女一起在樹幹旁邊,看著圖案並不斷猜測它的意義和用途。 心中抱著疑惑的羅克姍,最後決定依照莉莉的建議,繼續在圖案的附近周遭一公里內探索 。 「圖騰裡面的三角形,指向的方向又和剛剛那個不一樣了...」 之後過了半小時,她們兩人也在距離第一個圖案東北方向的一點多公里處,發現了極為相 似的圖案。 羅克姍專心看著細節些許不同的圖案,開始推理起它們之間的關係。 「...啊!難道說...?莉莉,我們立刻去找第三個圖案。」 「哦哦~~?好~~」 看著圖案的她突然腦海中一閃,似乎想到了它們之間邏輯的關鍵。 個性本來就心急的羅克姍,事不宜遲就拉著莉莉去下一個她猜測的地點。 「呼呼...果然是這樣啊...」 不斷小跑步到心中預測第三個標記所在地的羅克姍,現在終於看到了第三個標記。 她現在緊張的心情在看到標記後,如同預期般心底放鬆下來並且有了初步的定案。 「呼呼,好累~~羅克姍姊想到了什麼了嗎?~~」 剛剛被拉過來的莉莉,上氣不接下氣地問著還沒釐清地情況。 「是這樣的,妳有發現到這幾個圖騰的三角形,它們的方向都是指向相同的中心嗎?」 「! 哦哦原來是這樣~~難道說,這些魔法陣的中心難道有些什麼~~?」 「是的。我懷疑圖騰構成的中心點,那個女人就在那裡。好像越來越不妙了呢~」 被羅克姍提點的莉莉,看到圖案後馬上理解出三個圖案之間的關聯。 羅克姍因為可能會遭遇敵人的緊張和面對未知的興奮,小麥色的臉蛋上浮現了險惡的笑容 。 在冒險或是不冒險之間的猶豫不決之後,莉莉和羅克姍還是決定到圖騰群的中心點一探究 竟。 她們一改剛剛探查的輕鬆態度,現在保持安靜的腳步,悄悄的前進所預測的中心點。 直到接近中心點的兩人,才發覺到目標地那裡實際是塊空地,同時也發現有個人影站在那 裡。 她們立刻停下腳步,從旁邊找了株稍微能遮蔽的灌木叢,蹲下並讓灌木隱藏自己的身體。 「那個女人看來是黛爾菲~原來古怪的氣息源頭就是她~~」 「嗯嗯我知道,果然就像我想的那樣子。但是不知道她在這鬼鬼祟祟的做什麼。」 莉莉在旁邊小聲著問羅克姍,要她一起確認是否有沒有認錯人。 在旁邊的羅克姍也跟著點頭,並且開始觀察黛爾菲在前面的行動。 在空地上的黛爾菲,帶著戒指的右手上拿著漆黑的檀木魔杖,以半蹲的姿勢蹲在地上畫著 接近完成的魔法陣。 而她身體的左手側,放著一卡看似已經相當斑駁,縫隙處還不斷冒出氣體的皮箱。 她現在正專心一致,一筆一筆地把地板上的魔法陣所缺少的字母和符號補齊。 在這段時間內,森林安靜到只有魔杖碰觸到泥土的磨擦聲和在場所有人緩緩的呼吸聲。 突然黛爾菲收起魔杖緩緩站了起來,轉頭看著一眼羅克姍和莉莉所躲藏的灌木。 「哎呀哎呀。感謝不請自來的小姑娘們等著我,這下子也不用費心多準備了。」 看著灌木叢的黛爾菲笑了一笑,言下之意就是早就已經發現她們躲藏在那。 被發現的莉莉和羅克姍,只好從巫師袍中抽出魔杖,緩緩的從灌木叢中站起來。 用嚴肅和險惡的眼神瞪著黛爾菲的兩人,一邊手裡拿著魔杖一邊小心翼翼往她的方向前進 。 「妳就是釋放催狂魔,還差點害死我的乾弟弟的兇手嗎?」 莉莉右手拿著鳳凰毛橡木魔杖,先用憤怒的語氣質問在她們兩人前方的黛爾菲。 「說是兇手也太難聽了,小姑娘。」 「那只是儀式前準備的一環,測試這裡的環境是否適合黑魔王的再臨。至於,妳說的後續 狀況我也不是很清楚。」 一臉無所謂的黛爾菲看著神情嚴肅的兩人,說著對催狂魔發生的後續效應毫不知情也毫不 在乎。 「黑...那個人?!」 對黛爾菲無意間說出新情報的莉莉,內心的憤怒同時也驚訝了一下。 「...妳這傢伙,差點害死我的堂弟之外,居然還想要復活殺死弗雷叔叔和許多人的壞蛋 ?」 比起莉莉更按奈不住怒氣的羅克姍,咬牙切齒地對著黛爾菲質問。 「什麼壞蛋,妳們這兩個不懂事的小鬼。黑魔王崇高的理想,就是為了實現吾等只有純種 巫師生活的世界。」 「混血和麻種的巫師以及低賤的麻瓜,就該消失在這世界上。於是要先復活黑魔王,才是 一切的起點。」 面對羅克姍的質問,而稍微被帶起情緒的黛爾菲,不滿的辯駁並開始講起復活佛地魔的目 的和願景。 「...果然和這傢伙沒什麼好談的了。莉莉,我們要現在阻止她,不然魔法世界就危險了 !」 理解到和黛爾菲價值觀完全不同,羅克姍決定放棄質問而行動,而在旁邊的莉莉也跟著點 點頭同意她的提議。 她們兩人同時念出昏擊咒語,要把黛爾菲擊昏以阻止她後續的行動。 『『咄咄...』』 『整整,石化!』 黛爾菲敏捷的唸出不動咒,來不及念出昏擊咒語的莉莉和羅克姍兩人,以拿著魔杖的姿勢 硬生生的倒在地面上。 「唉,年輕人終究是年輕人。既然復活的材料都到齊了,那就開始動手吧。」 黛爾菲看著倒地的兩人嘆了嘆口氣,隨後高舉起她持著魔杖的右手。 『無意捐出的父親骨頭, 可將你的兒子再生。』 『自願捐出的僕人之肉,可將你的主人復原。』 『貪婪取出的女巫靈魂 ,可將你的父親重生。』 (Bone of the father, unknowingly given, you will renew your son! ) (Flesh of the servant, willingly sacrificed, you will revive your master. ) (Soul of the witch, voraciously acquired, you will rebirth your father.) 緩緩詠唱起曾經復活過佛地魔的復活咒語的黛爾菲,在最後卻追加了新儀式所需的咒語。 「「可惡...」」 現在在地上動彈不得的兩人,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黛爾菲詠唱佛地魔的復活咒語,還能活動 的嘴巴中悔恨著喃喃自語。 「小姑娘們,儀式開始了。」 唸完咒語的黛爾菲,她食指上那顆和剛特戒指(Gaunt's Ring)一模一樣的戒指,正不斷 發出閃耀的光芒。 ============================ 禁忌森林內,五處刻在樹上的黑魔標記(Dark Mark),就像是被戒指所呼喚,也隨著一 起顯現黑色的光芒。 每處黑魔標記各自為起點,並以戒指的上空作為終點,往天空上產生了網狀的黑色魔力波 動。 五條波動不斷發出滋滋作響的聲音,把它們所經過的障礙物完全截斷。 同時波動並逐漸擴張它們的寬度範圍,直到完全覆蓋起範圍內的天空。 範圍內區域的草木、石頭甚至是土地,從原本森林的真實材質和樣貌,被魔力波動覆蓋過 後轉變成灰階的樣貌。 「咦?我的人怎麼變成這樣?而且我的手腳居然能動了...」 一直躺在地上不斷掙扎的莉莉,意識到自己的身體和手腳長大了不少。 同時發現自己的手腳像是解開拘束般,現在可以開始隨意活動。 她便從地上緩緩爬起來,站起來後低下頭看向自己,發現自己現在穿著維多利亞風的魔法 少女服裝。 「羅克姍姊」「嗯嗯,我也發現了。只是現在我的手沒有似乎沒有施法功能。」 莉莉轉頭詢問羅克姍的情況,已經站起來的她同時也點了點頭。 現在也變成魔法少女的羅克姍,兩眼疑惑的看著,現在舉起來但沒有浮現紋路的雙手。 「對~~我的權杖現在也不見了~」 莉莉也低下頭看自己左右兩側的雙手確認,變身後總是手握的權杖現在消失在手上。 「嗯...可能普通的召喚咒語沒用。也許我們可以試試變身咒語,來找回魔法少女的武器 。」 羅克姍提議使用變身魔法找回各自的魔法少女武器,這是她們唯一能想到的解法。 莉莉也點點頭同意她的建議,於是兩人開始詠唱起魔法少女的變身咒語。 『變變形,阿堤米斯!(Transformo—Artemis)』 『變變形,阿波羅!(Transformo—Apollo)』 這時候她們兩個人,分別有發光的粒子開始聚集和包圍在魔法少女雙人組的雙手上。 而發光的粒子逐漸密合和成型,並分別成為華麗的魔法權杖,以及雙手皮膚上,不斷流動 的魔法驅動紋路。 現在雀躍著的塞勒涅,不斷揮舞出現在右手上的權杖。 厄俄斯也是以高興的表情,轉著雙手觀察皮膚上的紋路。 「盛裝的小姑娘們,歡迎來到儀式的世界(Orbis Terrarum De Ritus)。」 這時魔法少女雙人組注意到聲音的源頭,並轉身看向開始說話的源頭方向。 在說話源頭方向上發起話題的女人,外貌上已經不再是普通人類的模樣。 她現在帶著充滿尖刺的黑色骷髏頭面具,在面具上的孔隙中,只露出一雙像蛇般的尖細瞳 孔。 原本穿著的黑色皮衣外套和灰色T恤,現在上半身被露出度不低的黑色緊身衣所取代。 同時披著及腰的黑色披風,延伸至下半身的皮衣以及腳上穿著高筒的黑色帶刺皮靴。 不再光滑的皮膚上,佈滿著鱗片並形成蟒蛇般的紋路。帶著尖銳指甲的右手上,依然握著 黑色的魔杖。 開始警戒的魔法少女雙人組,各自拿起自己的權杖和舉起自己的右手,作為預備姿勢預防 黛爾菲的行動。 「妳把妳自己和我們變成這樣,到底想幹嘛?」 看到黛爾菲之後興奮之情瞬間冷卻,心中燃起憤怒的厄俄斯,開口就再次質問對方的目的 。 「這裡是由純魔法的法則(Base)所構成,不屬於現實魔法世界的獨立空間(Spatium Vectoriale)。」 「沒有現實的一切物質,是一處魔法師理想鄉(Utopia)的原型。」 「復活之後的黑魔王,他將會將此理想鄉擴及世界。到時,將會把全世界的麻瓜和麻種們 全部消滅。」 臉上充滿愉悅之情的黛爾菲,不理會厄俄憤怒的質問,繼續訴說著復活黑魔王後的後續計 畫。 「小姑娘們,學校也教過你們巫師對決的規則吧?來,拿起妳們的武器,和我來場魔法的 對決吧。」 「我會在這個世界,一點一滴消滅妳們的魔力之後,最後將妳們的靈魂進獻給黑魔王所用 !」 說完理想中的計畫後,立刻轉換起口氣的黛爾菲,對著魔法少女雙人組表達單方面殘虐的 宣戰。 ============================ 『咒咒虐,三重奏!(Crucio—Trinitatis)』 黛爾菲首先舉起她覆滿蛇紋的手,對著魔法少女雙人組同時射出三發酷刑咒。 『全全破心護!(Protego—Totalum)』 反應靈敏的厄俄斯,為了保護了她和塞勒涅,馬上念出高級的防禦咒並成功阻擋了酷刑咒 。 「這傢伙,果然是要在這裡把我們玩弄到死...」 「她剛剛有提到,在這裡某些咒語是無效的~~也許是幌子的情況下,可以測試看看~」 還保持舉著右手施法姿勢的厄俄斯,眉頭深鎖想著接下來的應對。 塞勒涅抱著半信半疑的念頭之下,還是想要嘗試物理的手段對她有沒有效。 『速速前,銀絲!(Accio—Sericum—Aranea)』 手揮著權杖並念完咒語的塞勒涅,發現召喚出來的銀絲確實困住黛爾菲的雙手。 但是黛爾菲對著雙手一使力,在現實中完全不可能掙脫的銀絲,便像完全生鏽的鐵線被扯 開來並完全粉碎殆盡。 「小姑娘,我早就說過了,有關現實物體的咒語在這裡是無效的。」 「就當作是給妳們的通融吧,這個空間有效的只有純魔法構成的咒語,當然也包含了不赦 咒。」 黛爾菲她甩了甩滿是碎片的雙手,用憐憫的口氣給予魔法少女雙人組提示。 「雖然這傢伙的話不太可信,但我的附加魔法物理攻擊,也許會對她會有效...」 「好,塞勒涅,我需保留體力的前提下。附加鐵甲咒到我的身體上,之後並掩護我接近去 攻擊她。」 「可是厄俄斯,這樣沒問題嗎~?」 「妳剛剛也嘗試過了,作為交換這次就該換我去。」 厄俄斯提出自己用所擅長的招式去攻擊的想法,作為新的嘗試。 旁邊心中有些許疑慮的塞勒涅,提出是否也會像剛剛一樣失敗的疑問。 但是聽到厄俄斯這樣的回答,心中覺得還是有姑且一試的道理,只能點點頭並協助她。 『強強化,雙手!(Amplio—Manus)』 『強強化,雙腳!(Amplio—Pedes)』 決定作戰後的厄俄斯毫不猶豫地,接續唸出強化四肢的附魔咒語。 (果然還是有點負擔嗎?...) 在唸完咒語後,她四肢上皮膚表面逐漸開始發光,但她也發現自己的意識開始稍微疲累。 早有最壞心理準備的厄俄斯,現在在心裡承認,果然同時附魔給四肢對魔力的消耗相當大 。 『全身,破心護!(Protegat—Cute)』 看準厄俄斯附加完魔法後,塞勒涅也接著用權杖指著她,詠唱出附加於身體的鐵甲咒。 「那塞勒涅,我準備好給她一個驚喜了!」 「我會在後面掩護妳~」 準備好的厄俄斯,她的身姿蹲低並維持起跑的準備動作,幾秒之後開始拔腿跑向黛爾菲的 方向。 『咒咒虐!』『咒咒虐!』『破心護』『咒咒虐!』 在巫師決鬥中沒有遇過近身攻擊的黛爾菲,對著奔跑過來的厄俄斯,稍為慌張地連續發出 酷刑咒。 除了腳程快的厄俄斯閃過好幾次之外,也有幾次被酷刑咒打到的狀況,但是也被塞勒涅及 時的防禦咒擋下。 (終於抓到機會了!) 終於接近黛爾菲在手腳射程範圍內的厄俄斯,帶著憤怒和高漲的心情想著。 同時她馬上對著黛爾菲的身體,送上了扎實的一拳。 雖然黛爾菲近距離對著厄俄斯發了一發酷刑咒,但是她身上的鐵甲咒卻成功地阻擋下來。 附加著魔力的拳頭確實地打在黛爾菲身上,在她還沒從衝擊中離開原地之前。 厄俄斯靈敏地跳起來,在空中轉動她自己的身體後,補了一腳迴旋踢給她。 黛爾菲被雙重攻擊的衝擊之下,現在她的身體完全向後仰,騰空並飛到了後方的地面上。 地面被她落地的衝擊力揚起了不少的土塵,她的身體也被泥土和落葉沾滿了全身。 她緩緩地用手撐起自己的身體,重新站了起來並轉身看向少女雙人組。 「可惡的臭小鬼們...」 拍拍自己身體上的泥土和落葉的黛爾菲,帶著忿忿的語氣對著魔法少女雙人組表達憤怒。 也清楚剛剛的那兩次實際上是魔法的攻擊的她,確實大幅削弱了自己的魔力。 於是她決定在魔力尚未被消耗完的情況下,把以前在德蘭姆所學的黑魔法盡出。 在之後幾次的近身戰之中,黛爾菲已經逐漸習慣厄俄斯攻擊的模式。 在她攻擊到自己的身體之前,算好並退後兩三步並念出防禦咒抵擋,當然不是每次的攻擊 她都能成功防禦。 黛爾菲同時面對厄俄斯的攻擊之外,同時藉由她在戰鬥中出現空隙的機會,回敬好幾發酷 刑咒。 厄俄斯同時在攻擊的時候,塞勒涅也會從後方追上來,協助施放防禦咒或是鐵甲咒。 不斷和厄俄斯互相接招的黛爾菲,忍受有機會被攻擊到的期間,用眼睛不斷觀察著對方的 戰鬥狀況。 她這時候發現對戰的過程中,塞勒涅因為體力不如厄俄斯,在追趕的狀況下,對咒語的施 放開始力不從心。 厄俄斯被掩護的機會逐漸變少,也因如此她時常需要自己施放防禦咒,這對她的魔力和體 力開始有了極大的負擔。 發覺到攻擊間隙逐漸增長,並不斷揮著汗和喘氣的魔法少女雙人組的黛爾菲,認為機會即 將來臨。 她現在刻意使出比初期較少的魔咒,也悄悄把自己的位置,微調到能攻擊到塞勒涅的射程 範圍。 『咒咒虐!』 黛爾菲再次舉起魔杖,對著甫結束攻擊的厄俄斯送上一發酷刑咒。 『破心護!』 (這傢伙想幹嘛...怎麼都一直施放酷刑咒呢...) 厄俄斯對她剛剛首戰的吃虧之後,對她極其普通的後續攻擊,開始懷疑起後續的行動。 (難道說...!不妙了,塞勒涅!) 因為上述原因造成的疲累,現在才推測到黛爾菲行動下一步的厄俄斯,但已經為時已晚。 (機會來了!這年紀見識不多的小姑娘,挨這一發應該承受不了。) 『噩噩夢...(Somnum—Exterreri)』 抓到機會的黛爾菲見機不可失,把持在右手的魔杖用肉眼勉強可以看見的速度交換到左手 。 切換為左手持著魔杖的黛爾菲,立刻在嘴裡小聲喃喃念著,對著另一側的塞勒涅施予無聲 版的苦難咒。 「爸爸...救命...」 「我知道錯了...不該在上課的時候讓魔藥爆炸...不該漫不經心的騎著掃帚...」 被施予苦難咒的塞勒涅,突然就像斷線的人偶般立刻癱坐在地上。 同時她不斷發抖的身體在地上蹲坐著,並把身體維持成捲曲一團的姿勢。 現在滿腦子都是負面情緒和想法的她,雙手緊抱著自己的頭痛苦的喃喃自語。 「基本上粉紅色的小姑娘,一時半刻不可能會從極度黑暗的精神狀態中醒來的,算是折損 了一半的戰力。」 「是說紅色的小姑娘,妳也沒多少體力能和我繼續對戰了吧?」 一邊防禦近身攻擊的黛爾菲,一邊對著攻擊自己的厄俄斯,表達是否要就這樣乾脆放棄掙 扎的提議。 「塞勒涅?!...妳這傢伙,廢話少說!」 『強強化,雙手!(Amplio—Manus)』 『強強化,雙腳!(Amplio—Pedes)』 雖然體力和魔力已經捉襟見肘的厄俄斯,理性上告訴她自己已經沒有別的法子對抗黛爾菲 。 但她還是乘著憤怒的情緒,接連強化了自己的手腳圖謀最後的一擊能擊倒對方。 (就算是多麼厲害的戰士,也沒辦法承受極大的痛苦。) 『咒咒虐,全開!(Crucio—Maximum)』 黛爾菲對著毫無準備而衝過來的厄俄斯,用左手的魔杖指著她施予加強型酷刑咒。 加強型的酷刑咒打破了厄俄斯身上為剩不多的鐵甲咒,並直擊了她的身體。 被擊中的厄俄斯立刻感覺到身體像是被千刀萬剮,她痛苦到無法用雙腳支撐自己的身體。 痛苦的知覺讓大腦失去控制身體的機能,她的全身直接癱倒在地上,並且不斷掙扎和打滾 著。 「永別吧,小姑娘們,該為貢獻靈魂給黑魔王而感到喜悅。」 『黑暗流星雨!(Meteoron—Imber—Tenebrosum)』 對著苟延殘喘的魔法少女雙人組,黛爾菲毫不猶豫地大聲喊出終結戰鬥的黑魔法。 這時顏色深邃幾乎不透光的黑色光束,間流不停地從黛爾菲正後方產生。 產生出的光束不斷的往癱坐著或是在地上打滾,愛莫無助的魔法少女雙人組奔流而去。 (可惡...難道就這樣了嗎?) (龍護法...如果我能用龍護法就好了...) 魔法少女雙人組被數十條迎面而來的光束打中身體後,突然從負面和痛苦中驚覺起來並雙 雙恢復意識。 但同時也因為黑魔法光束的魔法作用下,剛醒來的意識逐漸開始遠離這個世界。 隨著意識的遠離,兩人的腦內依然掙扎著不斷運轉,嘗試把意識拉回來,也就是所謂的死 前走馬燈。 (喬治老爸...弗雷哥哥...) (天蠍哥哥...玫瑰姊姊...呵呵...不能和你們在一起了呢...) 魔法少女厄俄斯—羅克姍,心裡感嘆著不能再和喜歡的人多相處,就這樣結束了自己的人 生。 (我最愛的爸爸...木訥認真的詹姆哥哥...) (總是和玫瑰姊鬧彆扭的天蠍哥哥...和多莉姊偷偷作壞事的阿不思哥哥...) (梅琳和亞蕊安娜...) (還有總是為我操心的媽媽...對不起...) 隨著意識即將消失的最後一刻,癱坐在地上的魔法少女塞勒涅—莉莉。 她開始後悔沒有和最重要的人道歉,為自己不斷給她帶來麻煩的一句道歉。 ============================ 「拿好,這是你要的書。」 在日本東京,御茶之水(Ocha—No—Mizu)區域,有著和英國魔法世界的斜角巷齊名的巷 子。 在本地的巫師社群們,它被稱之為 魔法之道(Mahou—No—Michi)。 在這條施下麻瓜遠離咒的巷子中,有間掛著烏鴉標誌的魔法書店《胡桃鉗(Nucifraga) 》,裡面站著一名帶著圓框眼鏡的中年男子。 頭上隱約有著閃電疤痕的中年男子,現在站在書店的櫃檯前等待。 但是現在櫃檯後的躺椅現在是空著的,書店的主人似乎不在現場。 這時,有著頭髮已近全白的麻花辮長髮,臉上帶著厚厚一層眼鏡的老太太。 她緩緩地從後面的書庫走出來,右手上還抱著一本精裝書,並小心翼翼的遞給櫃檯前的中 年男子。 他滿臉慎重地從她充滿皺紋的手上,接受有著厚厚一層灰塵但印著華麗浮雕的書籍。 「你會從這本書啟發一些從理論到實作上的想法,但是剩下的就要靠你的造化了。」 給予中年男子書籍的老太太,用剛剛給書的手推了推自己的紅色方框眼鏡。 中年男子點了點頭,向老太太致意之後便推開門從書店中離開。 「魔法少女阿...也許能在想不到的地方再現,是吧?」 人早已走遠,已經緊閉的書店大門旁邊,老太太現在正坐在躺椅上。 她伸手拿起放在櫃檯上,印著兩位年輕少女的相框,茫然的望著照片並在嘴裡喃喃說著。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1.223.12.130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9404976.A.A88.html
drice: 要二周目了嗎(? 09/07 00:03
不錯的點子 不過後面我不知道XD
dces6107: ptt又吃文章了。 09/07 01:30
jojoshoe: 又被吃了 應該不會二週目 感覺魔法少女能反殺 09/07 01:39
dces6107: 長篇寫手加油! 09/07 01:40
lelo7410: 不是二週目的話,照片上的少女就是日本的魔法少女(pret 09/07 02:54
lelo7410: ty cute) 吧! 09/07 02:54
本系列的魔法少女只會出現某作品的人物 其實有埋提示在XD ※ 編輯: Kagami3421 (61.223.12.130 臺灣), 09/07/2020 19:45:33
monica21: 長文推推~ 09/07 20:20
Rfaternal: 推推 劇情要大轉折啦 09/07 20:39
感謝發糖專門的monica大和沒梗R大 XD ※ 編輯: Kagami3421 (61.223.12.130 臺灣), 09/07/2020 21:10:10
xz059450: 推喔XD 大大一起長篇吧XD 09/07 23:42
感謝同為大忙人的xz大 長篇就別了(抖 ※ 編輯: Kagami3421 (61.223.12.130 臺灣), 09/09/2020 21:51:25
分享給朋友
近期熱門文章
C_Chat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