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標題
Re: [綴歌]怪獸與它們的魔法少女(3):黛爾菲的罪行(下之貳)
作者 Kagami3421
時間 Thu Sep 17 18:04:47 2020
人氣 推:8 噓:0 留言:9
分享給朋友
怪獸與牠們的魔法少女(3):黛爾菲的罪行(下之貳) Hackmd網頁版: https://hackmd.io/@kagami3421/SJjn1hkrD 本系列以前的章節請看此: 怪獸與它們的魔法少女: #1VBLWMV1 (C_Chat) 怪獸與牠們的魔法少女(2):另一位魔法少女: #1VFxgJWS (C_Chat) 怪獸與牠們的魔法少女(3):黛爾菲的罪行(上):#1VIYupRy (C_Chat) 怪獸與牠們的魔法少女(3):黛爾菲的罪行(中):#1VLFkmg8 (C_Chat) 怪獸與牠們的魔法少女(3):黛爾菲的罪行(下之壹):#1VOYtJXu (C_Chat) ============================ (註:Delphini的台灣正式翻譯為 蝶菲,因為標題為了切合原作的怪獸系列,因此以下 皆稱為 黛爾菲) 黛爾菲一邊施放著黑色流星雨,這項剝奪敵方意識的黑魔法。 她的心裡一邊同時想著,兩位魔法少女的靈魂已經唾手可得。 但這時候,突然出現一個人影,以青白色的輪廓顯現在黑白的空間中。 快速顯現出來的人影,隨著青白色輪廓明度的降低而逐漸清晰。 原來也是一位身型年輕的魔法少女,但是臉上帶著不符合年紀的嚴肅表情。 她用迅雷不及掩的速度,詠唱出她專屬的物質合成魔法,憑空產生出一片片牆壁。 在暈倒的魔法少女雙人組前方的每片牆壁,皆精準的把飛過去的黑色光束阻擋下來。 同時她也沒閒著,轉身對著暈倒的魔法少女雙人組施予回復咒、記憶咒等各種恢復法術。 原本以為能順利取得靈魂的黛爾菲,被一個神祕出現的魔法少女給終止了。 (可惡...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小姑娘到底是誰?居然能在這空間抵禦我的黑魔法?) (她能夠藉由此空間的物質,產生抵禦黑魔法的物質嗎...?這樣有點不妙...) 被阻撓的黛爾菲心裡雖然有所驚訝和怨恨,但還是穩定住情緒應對突然其來的第三個對手 。 ============================ 站在魔法少女雙人組前方的忒亞,拿出她熟悉再不過的教師姿態,背對著她們開始說起給 予戰術上的方針。 「厄俄斯,妳會比較辛苦,要在前方干擾黛爾菲的施法。」 「妳的強化魔法會較為消耗魔力,要合理的分配使用時機並謹慎使用。」 「若體力上開始有狀況,就立刻保持防禦的姿態一邊回到後方休息。」 「塞勒涅,一樣繼續施放防禦咒語輔助厄俄斯,但是要注意精神上的疲勞。」 「同樣體力上開始有負擔的狀況,就由本小姐來代勞。」 「為了先累積妳的魔力,護法咒目前是無用武之地的。」 「就等本小姐給妳暗號之後再使用。」 「總而言之,大方向上隨時注意自己的體力狀況。」 一臉嚴肅的忒亞在說完話的最後,總結出自己的方針。 「「...好的!!」」 (嗯...我從剛剛就在懷疑了,這個口氣和外型,果然是綴歌阿姨...) (媽媽...我又再次給妳添麻煩...這次不能失敗了...) 魔法少女雙人組在忒亞所盤算的戰略之下,開始每個人各自的戰術行動。 『強強化,雙手!(Amplio—Manus)』 準備好要出發的厄俄斯,為了不過度耗費體力,先行強化了雙手。 『全身,破心護!(Protegat—Cute)』 重新打起心情的塞勒涅,用右手的權杖指著厄俄斯再次為她施上鐵甲咒。 『魂魂吸!(Manduco—Anima)』 黛爾菲對著再次衝過來的厄俄斯,施放了相當於催狂魔之吻的吸魂咒。 厄俄斯用起敏捷的腳程和柔軟的身體,輕鬆閃過黛爾菲的吸魂咒。 重新審視自己近身戰優勢的她,在貼身的距離中不斷干擾黛爾菲施法。 雖然干擾和削弱她的體力是最大的主軸,但若能踢到或是補到一拳,也是對戰鬥有額外加 分的效果。 不過也會有體力不支的狀況,這時候她便退回去到後方喘息。 讓塞勒涅和忒亞,先行抵禦黛爾菲攻擊的途中休息,再繼續削弱對方的體力。 而在後方的塞勒涅,會在厄俄斯退回來休息的時候,即時補強她身上的鐵甲咒。 在這段我方火力真空的時間內,不斷詠唱防禦咒抵禦飛過來的黑魔法攻擊。 不過她也同樣也會有體力上的限制,當休息時就由忒亞頂替她的任務。 雖然熟悉護法咒的她,這時並沒有任何可以使用上的機會。 因為在忒亞的計劃之下,現在正等待著適當的時機中使用。 (嘖...!) 黛爾菲現在的攻擊行動完全被封鎖,處在束手無策的狀態。 她決定看準攻擊對方的決策核心,也就是魔法少女忒亞。 黛爾菲在心裡盤算著,當她被擊倒之後,就又回到原本戰力處於自己佔上風的狀態。 『咒咒虐,三重奏!』 黛爾菲以黑色魔杖指著對面不遠的忒亞,詠唱出一組三發的酷刑咒。 『咒咒虐!』『咒咒虐!』『咒咒虐!』 臉上帶著得意表情的忒亞,用魔杖指著迎面而來的三發酷刑咒。 同時右手流利地擺動起來,連續使出三發酷刑咒抵銷掉對方的攻擊。 (!...能夠流利的使用黑魔法...她果然不同於這兩個小姑娘。) 黛爾菲看到自己的黑魔法被抵銷掉,不自主露出驚訝的神色。 因為在剛剛的戰鬥經驗和先前的調查下,她的認知對於魔法少女的戰鬥風格是和黑魔法絕 緣的。 「哼,以為本小姐不會用黑魔法嗎?」 『合合成,光砲!(Misceo—Photon—Radius)』 稍微嘲笑著黛爾菲的忒亞,接著補了一句物質合成咒語回擊。 負責指揮和協助的忒亞,除了在塞勒涅抵禦黑魔法的空檔之中,代替她為厄俄斯施放鐵甲 咒之外。 並不斷詠唱著物質合成咒語,在空氣中憑空產生數把光束砲,給予黛爾菲遠程上的打擊。 物質合成魔法,這是魔法少女狀態下的忒亞,她所專屬的魔法咒語。 就算在黛爾菲的儀式世界下,也能夠憑空合成未知的物質,可說是煉金術(Alchemy)的 最高境界。 現在有了戰鬥經驗老道,而且能減輕塞勒涅在後方的負擔,魔法少女忒亞在戰鬥上的參與 。 她加入戰鬥之後,即時彌補了魔法少女雙人組戰略上的空白和所缺乏的遠程攻擊。 在她的指揮和輔助之下,魔法少女三人組各自互相補強對方的防禦和攻擊。 ============================ 『咄咄失!』 忒亞舉起持著魔杖的右手,直指著黛爾菲詠唱出昏擊咒。 在一旁等待機會許久的她,發覺到和厄俄斯不斷周旋的黛爾菲已經露出破綻。 同時也計算著塞勒涅身上魔力鎖所蓄積的程度,也已經達到最大值的狀態。 因為黛爾菲本身的體力不支和分心的狀況下,這次的昏擊咒終於不偏不倚的打到她身上。 意識開始逐漸消失的黛爾菲,原本處於戰鬥姿勢的身體開始微微傾倒。 「塞勒涅!機會來了!」 前方的厄俄斯對著塞勒涅大聲喊著,作為結束這場戰鬥的起跑哨聲。 而忒亞則對著旁邊的塞勒涅,以眼神暗示她並點了點頭,示意機會已經到來。 這時候塞勒涅的右手背上,新月型的圖騰正不斷閃爍發光著。 她這時快速地舉起右手,握著華麗的權杖指著即將跌倒的黛爾菲。 (為了媽媽...為了爸爸...為了哥哥妹妹們...為了露娜媽媽...) (為了榮恩叔叔和妙麗阿姨...為了玫瑰姊姊...羅克姍姊姊,為了全魔法世界的人,無論 如何我必須成功!) 『最後,一擊,疾疾,護法現身!(Finalis—Iaculat—Expecto—Patronum)』 緊要關頭還是相當緊張的塞勒涅,確保沒有念錯的狀況下一字一句的清晰地唸出咒語。 她的右手不斷旋轉著權杖,權杖在塞勒涅的前方產生了相當高聳地青藍色輕煙。 青藍色輕煙逐漸幻化成比現實世界中大一倍型體的三隻奇獸,牠們分別是: 地獄三頭犬(Cerberus) 有翼獨角獸(Alatum Unicornis) 八眼巨蛛(Acromantula) 這是依賴魔力鎖所蓄積魔力的護法咒,雖然威力不及原本塞勒涅能召喚出烏克蘭龍的護法 咒。 但產生出的護法強度,也足以消滅在這個空間下,由黑魔法所組成的黛爾菲。 (黑魔王,您再起的機會就這樣結束了呢...) 三隻蒼藍色的護法獸,分別衝向已無還手之力的黛爾菲的所在地。 被三隻護法所淹沒的黛爾菲,由黑魔法所構成的形體已經支離破碎不成人形。 (不,我的父親大人...) 剩餘破碎的形體就像是燒盡的木炭般,在原地化成一堆黑灰。 並被護法消失時所產生的風,吹飛至無盡的天空中。 ============================ 隨著黛爾菲作為空間法則(Base)的集合,在儀式世界(Orbis Terrarum Ritus)中消失 殆盡。 因此這座空間內的所有物體,逐漸以特殊的形式開始崩壞回原本的樣貌。 原本所有染上灰階的物體,隨著黑色魔力從表面上飄散開來之後,展露出原本的彩色外觀 。 魔法少女雙人組的身上,分別出現了以往解除變身所產生的閃爍光輝。 光輝也像黑色魔力般不斷飄散至空氣中,她們的裝扮和武器也跟著光輝隨風飄散,並回到 原本穿著巫師袍和制服的模樣。 變回普通學生模樣的莉莉和羅克姍,她們維持在被黛爾菲所擊倒在地上的姿勢。 她們用手從地板撐起並緩緩地站起來,拍拍身上的落葉和灰塵並整理自己的儀容之後,看 向原本魔法陣的正中央所在之處。 發現到穿著辦公室套裝樣式的巫師袍,有著金白色頭髮的中年女性,現在用接骨木魔杖指 著癱坐在地上的年輕女人。 皺起眉頭並緊閉嘴唇,帶著冷酷及嚴肅表情的 綴歌.波特,對比著臉上充滿陰影並不發 一語的黛爾菲。 「...我已經聯絡麥教授和魔法部的正氣師了,在他們到這裡前妳別想輕舉妄動。」 已經火速聯絡完學校和魔法部的綴歌,在接手人員來到之前,現在她負擔著看管犯人的責 任。 「.....純血家族中的叛徒。」 癱坐在地上的黛爾菲,低著頭並小聲地開起口嘲諷綴歌。 「什麼?」 綴歌聽到關鍵字,被點起心中的怒氣而睜大了眼睛。 「.....嫁給魔法世界的英雄,之後過著自以為幸福快樂的生活。」 「妳以為能夠洗刷掉,妳和妳的家族曾經為黑魔王效勞的過去嗎?」 黛爾菲這時緩緩抬起頭看著綴歌,用憤怒和忌妒的表情瞪著她。 「妳這傢伙...!」 被激怒而咬著嘴唇的綴歌,用幾乎快把魔杖握斷的右手指著對方。 「馬份大小姐,無論是巫師或是麻瓜,都沒辦法決定自己的出身和改變自己的過去。」 「你現在就像被拔了毒牙的加法蛇(Addr Snake),每天裝作是草蛇活在花園裡自娛娛人 罷了。」 不顧綴歌憤怒的反應,帶著忌妒表情的黛爾菲,繼續瞪著對方嘲諷下去。 正當綴歌已經按耐不住被嘲諷的怒氣,準備用魔杖念出咒語擊昏黛爾菲之時。 「不許妳這樣說我最愛的媽媽!」 一道年輕女孩子的聲音,從對峙的兩人耳邊大聲響起。 「媽媽...媽媽她雖然平時對我都兇巴巴的!」 「但是她...她都是為了我著想之外,也在我看不到的地方犧牲自己。」 「不只是為了彌補她以前的過錯,也是為了保護我們大家!」 莉莉同時從旁邊衝過來,繼續反駁嘲諷綴歌的黛爾菲,一邊以右手握緊魔杖指著她。 (莉莉...!真是的這孩子.....) (哈利你看到了嗎,我們的莉莉終於難得懂事了....) 突然聽到自己的女兒從旁邊衝出來,毫不懼怕地大聲反駁對方,並維護自己名譽的綴歌。 從原本驚訝和憤怒的表情中逐漸緩和下來,並且嘴角旁邊不自覺露出一抹放心的微笑。 「莉莉說的對,我無法認同妳對綴歌阿姨的扭曲誤解。」 「雖然曾經從老爸那裡聽過阿姨的過去,但是那重要嗎?」 「阿姨她現在不管是在學校中或是私底下,都相當競競業業地,不讓我們走上她以前的路 。」 瞇起眼睛表達不滿的羅克姍,也緩緩地跟著莉莉走過來,握著魔杖一起指著黛爾菲。 「.....哼,隨便妳們怎麼說,反正現在的我,都是刀下之俎肉了。」 「不管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呢...」 看到她們激烈的反應,而冷嘲一聲的黛爾菲。 話鋒一轉開始自嘲起自己,並且話中的聲量越來越小聲。 【劈哩!】 這時候黛爾菲右手食指上的戒指,發出清脆的一聲聲響。 【劈哩!劈哩!劈哩!】 戒指上的寶石突然開始碎裂,碎裂的縫隙並不斷的蔓延開來。 直到寶石不斷碎裂之後,碎裂的粉末持續地往上方飄去。 往上飄的粉末像是有生命般在空氣中匯集,並逐漸形成人類的輪廓。 輪廓隨著粉末的增加越發明顯和清楚,直到形成一個只構成上半身的青年。 這個青年有著挺拔的身形和英俊的臉孔,身穿著史萊哲林的制服和巫師袍。 他首先環視著周遭,再看向下方的黛爾菲和綴歌之後,再打量著不遠處的莉莉和羅克姍。 (什麼!居然是這個我最不想看到的傢伙...麻煩大了!) 「不妙...莉莉和羅克姍!馬上—立刻到我的身後!」 對空中的青年的這張臉再熟悉不過的綴歌,心中危險的警鈴不斷大作。 除了要求莉莉和羅克姍,肩並肩躲到她的旁邊之外,馬上帶著她們向後退好幾步。 【魯休斯的女兒,不用一直對著我指著魔杖,我並非來復仇的。】 空氣中的青年,也就是 湯姆.瑞斗 轉頭看向皺緊眉頭且滿臉敵意,並用魔杖指著自己的 綴歌。 「哼,你這狡詐的傢伙,誰會相信你的鬼話....」 想起過往各種不好回憶的綴歌,除了左手向後護著其他兩人之外,同時右手緊握著魔杖對 著湯姆。 因為戒指的變化,而驚嚇到用屁股後退好幾步的黛爾菲。 現在抬頭看到青年的樣貌後,先是驚訝了一下之後變轉為欣喜的表情。 「父....父親大人!我...我很遺憾。」 黛爾菲立刻對著空中的殘影,上半身貼地並低下自己的腦袋向他懺悔。 【依照妳的稱呼,看來是我所留下的血親。】 在空中的湯姆,用猜測的口氣問著自己在魔法世界留下來的血脈。 「是的,父親大人!我是您在世界上唯一的女兒,黛爾菲。」 保持低下自己腦袋的黛爾菲,戰戰兢兢地回答他。 【黛爾菲是嗎....?我這個意識中還有些許印象。】 聽到黛爾菲報上自己名稱的湯姆,他摸了摸自己還存在的鼻子思索了一下。 【以前的我,除了把靈魂分裂成七塊之外,為了心無旁礙完成自己的大業。】 【拋棄了所有我認為是累贅的所有事物,好比僅存的良心和親生女兒。】 【首先在第一次分靈前,就把所僅存的善良意識,像垃圾般塞到妳原本手指頭上的這塊寶 石上。】 【之後在第二次巫師大戰時,我最忠誠的食死人—貝拉意外生下了妳。】 【為了醉心於戰爭之中,而準備了這塊寶石和一筆能養大妳的黃金。】 【派食死人一起交代給 尤菲米婭.羅爾(Euphemia Rowle)那個女人。】 湯姆俯瞰著自己的女兒黛爾菲,以淡然的表情侃侃而談。 【接下來的事,就屬妳最清楚了。】 「是的。在我十一歲那年,在那女人的桌子裡,發現了父親大人您的囑咐和黃金的所在地 。」 「當時被她折磨至不堪其擾的我,趁深夜時她沒注意之下偷偷溜走。」 「同時把原本屬於我,但是差點被她隨意揮霍掉的黃金一起帶走。」 「離開那個地方後,我那時用盡各種方法和金錢,死命的逃離她的魔掌。」 「直到千辛萬苦踏上歐陸之後,到了能夠接受我的德姆蘭學院(Durmstrang Institute) ,展開新的生活。」 「在德姆蘭的多年時光之中,我才慢慢了解到黑魔法,以及找到我自己存在的意義。」 黛爾菲用敬畏和欣喜的眼光看著湯姆,並向他解釋自己後續的動向。 【妳做的很好。】 俯瞰著黛爾菲的湯姆,滿意地稍微點了點頭。 「誠惶誠恐,父親大人!後來為了回到英國,完成讓您重新降臨世間的大業。」 「我利用了許久尚未從喪子之痛走出的阿默.迪哥里,下了記憶咒誆騙他。」 「才能使用現在的假身分,在英國境內活動和準備您降臨所需的材料。」 「但是最後我還是失敗了.....父親大人,請您降罪於我這個不肖女兒身上吧。」 「我寧可讓父親大人降罪於身上一了了之,也不願意被關到暗無天日的阿茲卡班。」 黛爾菲維持著敬畏的眼光,用懇求的語氣拜託自己的父親給予自己了斷。 【....很抱歉我的女兒,有關於這點我無法做到。】 【現在我的存在,只是在這個世界所殘存的意識而已。】 【真正的靈魂,早已被困在生死之間的夾縫(Limbo)之中。】 【除了現在無法使用魔法之外,更別說靠別人復活我自己了。】 「我手指頭上的戒指,難.....難道說也只是普通的戒指嗎?」 黛爾菲用左手摸了摸在右手食指上,寶石已經完全消失殆盡的戒指,驚異的問道。 【所謂這個戒指,僅僅只是把這顆寶石鑲嵌在上面。】 【有關於妳所認知的,可以復活我的傳言和以及附加上去的黑魔法。】 【在我看來,也只是之後殘餘的食死人所杜撰而已。】 湯姆依然以平淡的表情,看著黛爾菲述說戒指真正的用途。 「我的所作所為.....都是白費的嗎?」 黛爾菲原本一心想要復活父親的的心中,失去原本的目標之後就像被掏空般。 她的內心完全在臉上,充份表現出茫然和空虛的表情。 【黛爾菲,夠了,妳已經為了我犧牲許多了。】 【犧牲掉,妳原本應有的美好童年和逝去的青春。】 【犧牲掉,妳應當所擁有的良知和正確的價值觀。】 【我的女兒啊....妳不再需要為了我而活。】 【贖完你的罪之後,去找尋妳人生的意義吧。】 臉上原本一貫維持著平淡表情的湯姆,對著黛爾菲露出一抹歉意和坦然的表情。 講完最後一句話的湯姆,他的上半身,開始逐漸像風化的土偶般開始分解。 隨著空氣中的微風,帶走分解後的粉末,臉上的輪廓和身形已經無法維持下去。 直到最後一塊部位分解之後,原地的空氣已無任何被風所帶走的粉末。 「能夠見上.....素未謀面的父親大人一面.....一切都無所謂了.....」 就像是被解開人生束縛的黛爾菲,輪廓鮮明的雙眼下方的眼角,慢慢被淚水所滲透並涓滴 而下。 她不斷看著早已消失殆盡的空中流淚,直到正氣師主任泰迪,帶著多莉和茉莉來到這裡為 止。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2.118.40.16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00337093.A.FBE.html
monica21: 辛苦了!先推再慢慢看~ 09/17 18:55
謝monica大~
Rfaternal: 推推 有意思的設定 09/17 21:21
謝半夜貼日常消夜文的R大~
lelo7410: 精采的魔法戰! 09/17 21:34
謝lelo大 真d有夠難寫(癱 還很怕寫的很流水帳
Rothax: 哇賽 湯姆變超好~ 09/17 21:36
jojoshoe: 復仇總是空虛的 (柯南bgm) 09/17 21:45
sd53321: 這個湯姆有點白啊 09/17 21:46
謝大大們 這是從99%邪惡提煉出來1%善良的沒鼻子(無誤 ※ 編輯: Kagami3421 (122.118.40.165 臺灣), 09/17/2020 22:23:34
monica21: 湯姆QQ 最微末的溫柔反而有點讓人難過 09/17 22:55
再邪惡的人 還是會有憐憫之心的 特別還是得知對方是自己的親人 ※ 編輯: Kagami3421 (122.118.40.165 臺灣), 09/17/2020 23:07:30
sai007788: 睡前推一下 09/18 00:18
謝哈綴宇宙兩大支柱之一的sai大~
Luos: 等等 這個蝶飛做了什麼罪? 09/18 13:38
拿兩個女巫的靈魂去獻祭XD 雖然沒有成功就是了 ※ 編輯: Kagami3421 (122.118.40.165 臺灣), 09/18/2020 19:50:09 ※ 編輯: Kagami3421 (122.118.40.165 臺灣), 09/18/2020 19:52:33
分享給朋友
近期熱門文章
C_Chat熱門文章